一條金線

 

誠意啟化感穹蒼 遠望遙遙路途長

怱怱意遷新境遇 急急心懷舊村莊

凝露吹風飄落月 散雲浮霞映暮陽

增長時光春轉晚 青青樹葉柳梢黃(迴文)

             吾乃

湖隱酒狂 奉

天諭 來至佛堂 參謁

上帝 再留訓章 哈哈

 

何謂道

大道本無形 造化貫萬情 傳遞為秘寶 修持聖賢成 

道者理也 無極之真 天地萬物之始也 故事事莫不有理 物物皆由道生 溯自寅會生人 繼育萬物 此一本散於萬殊也 羲皇降世 首倡一畫開天 人間始明道宗 至二帝三王 繼傳奧旨 三教聖人 遞傳天命 闡揚聖道 願化佛子 盡歸故宗 值此末運收束 道劫並展 實乃萬殊歸於一本也 然道猶路也人行必有路 無路寸步難行 惟嘆眾生 埋沒聲色 迷失本來靈明 常沉苦海 願我契眾 深體道義 處事合乎天理良心 循正路而前進 盡其人道 以合天道 惟聖教因人而設 因人夙根不同 而教之亦異 遂有三乘之分別 若非三期 道承普渡之運 上乘大法 豈易聞之 頓教真法 得者緣份深厚 時體本來 涵養德性 道成果就 則超凡入聖矣 哈哈

 

一理流行萬丈新 生機栩栩警迷津 

東風飄來吹萬物 昆虫草本感春恩

沿岸柳繞迴寰路 清池魚躍透天真

空谷寂靜人跡少 山林幽雅鳥喧音

松聲颯颯驚鶴夢 月色一簾映禪心 

四時惟顯春好處 值此猶當惜光陰

黃金失了容易得 韶華過去無處尋 

諸事從來由天命 道通萬類理為尊 

真空無為含妙有 養育群生道賜恩 

聖道雖云無形象 形象皆是道為根

樹木茂盛叢叢長 倘若根枯樹難存 

魚游水中活潑潑 有朝水涸魚喪身

為人本有真主宰 帝賜靈光智慧深

幾個率性行大道 堪嘆愚人竟迷心

失根忘本波浪滾 趨入苦海永沉淪

處身有道誰覺悟 致惹皇娘總傷心

真道啟迷應運降 三曹佛子俱沾恩

當知誓願佛前立 了願方能大志伸

時時抱道率性進 休迷聲色昧靈魂

世俗盡是黃梁夢 寄塵焉能久長存

得點知性知所以 明德人人在親民

克化古禮復堯舜 一道同風處處春

道大理微難言盡 智者體會悟聖音

玄妙盡由道中蘊 惟憑賢良細參尋

為師略將此解釋 契眾循道勿迷真

 

降道之原因

羔羊困迷途 崎嶇無出路 指爾真捷徑 菩提復自如

夫應時降道之原因 實乃

皇娘憫兒之真意 念餘蘊久迷塵寰 促生死 總轉輪迴 嘆善信 皆迷靈明之性 貪形象 竟忘歸宿之源 思及大罪彌天 致惹災煞遍地 芸芸眾生 終日墜於水深火熱之中 實堪憐憫 幸

皇娘賜命 傳天道之妙理 以應運數 完成收圓之大事 愚夫沉醉於苦海 幸遇慈航之普渡 若能體會降道之真意 行功立德 庶可消孽了寃 不致永墜沉淪矣

 

  征塵滾滾劫頻仍 遙望人間動刀兵

大地山川誰是主 民不聊生愁雲濃 

八一劫煞苦不盡 三災八難遍界中

萬物荒蕪甚零落 道德淪亡少仁風 

避秦之亂桃源境 而今何處享太平 

觀此世態心感動 滿懷苦衷總難明 

淒心欲哭竟無淚 堪笑愚盲竟無聲 

人間實稱活地獄 欲享安逸萬不能 

重稅納糧黎民苦 米珠薪桂處處同 

芸芸眾生迷幻境 營營未肯片刻停 

昏迷沉醉堪可嘆 盲人瞎馬尚馳行 

性在異鄉為異客 屢遭輪轉令傷情 

順時察機醒春夢 捷足彼岸樂無窮 

君子不立岩牆下 所以正命應事更 

上天廣施好生德 故垂金綫道路通 

親差為師眾生化 黑暗途中顯明燈 

既明降道真宗旨 盡人合天體真情 

如此修持希賢聖 何愁大地不安寧 

願我賢契勤體會 當曉良辰不易逢 

日月穿梭朝轉暮 分寸光陰不停留

 

傳道師之印証

應運落紅塵 荷命渡乾坤 印証明師德 悟者是知音

 

自古修道者多矣 然能得受真傳者極稀 良以明師之難逢也 明師者 係奉承道統 應運救世而降 為師親領天命 倒裝臨凡 化身弓長 以直指本性 了悟本來 渡化眾生為本願 當今末劫 更荷普渡三曹之重任 承天德而普化 光明遍照三界氣但眾生賴此出苦 即使氣天真仙 地府鬼魂 各皆顯化於人間 懇求濟渡 況天機早已預洩 得沾師恩者 非筆下可能盡叙也 傳道明師 豈可作為虛談 實能得到超生了死之証者 更可推及明師之真也 哈哈

 

孽海茫茫波浪連 瘋僧駕來救生船 

天慈方能掌舵穩 疾呼普渡故鄉還

若非奉天承運濟 幾經風波舟早翻 

末會本是出頭日 故天欽差師降凡 

儒經聖典皆註過 無處不應古預言 

諸佛諸祖同助道 天命仙真助師肩 

闡道又賜飛鷥演 種種玄妙妙中玄 

世間道教千千萬 公認弓長辦收圓 

真道真命真人辦 明師一點即超凡 

先差道教引人善 末後一着整三盤 

萬教歸一明真面 攜手朝親樂陶然 

天真收圓掛聖號 先說後應理不遷 

溫故知新可為師 繼承道統豈虛談

有大德者必受命 自天申之恩惠寬 

百世俟聖而不惑 悟透真機可知天 

咱了前聖未了願 咱辦天事天助咱 

契眾終日誠叩拜 有真天命方能担 

契能深自加體會 自與俗子不一般 

體會真意知真面 真道真理古今傳 

末劫天道大普展 三曹普遍佛光沾 

任憑修道功夫遠 不求指點是枉然 

仙人鬼魂同濟渡 一體返本脫熬煎 
如此聖德三曹施 修者豈可心不專 

銘心刻骨時懷抱 飲水思源體真傳 

真道真考休心懼 同心共德順自然 

辨明明師真與偽 修此大道方不難 

真假假真由自信 全憑自己加悟參 

師事數語契領悟 深微之處體真玄 

批此收機止玉管 辭叩

天駕返屏山        哈哈退

 

 

參悟當中精益精 遠化預備齊建功

蓮品九層層獻瑞 德全十處處靈通 

言人聖傳親師德 性命天賜欽帝用

前行實要當立志 玄妙體道悟心清(迴文)

           吾乃

 道濟瘋僧 奉

天命 來至佛庭 進佛堂 參叩

天駕 執木筆 再留訓情 哈哈

 

修道之志願

啟信首發願 體意當實踐 誠格佛恩報 奉行奇功建

芸芸眾生 人各有志 既為修道之人 當懷修道之心 念自受命於上天 即當行道於人間 正己成人 必要完成自己之任務 始終貫一 惟願實現此生之成績 堪嘆眾生塗炭 慘不忍睹 幸遇奇緣 得登道岸 不忍獨沾 佛恩之慈佑 願人人脫苦海 化個個登慈航 九六同舟共濟 以期返本還源 發願進步 立志不移 全始全終 了佛前之誓願 成己成人 還靈性之歸宿 待至龍華 佛子集聚 得朝娘容 憑功定果 光耀門楣 顯祖蔭孫 達志如願 始能道成天上 名留人間也 哈哈

 

幸生三期彼岸登 天恩深沐師德宏

超生了死脫苦海 永不墮入六道中

受人點水之恩澤 報以湧泉表至誠 

婆心濟世不言倦 涉身渡眾啟瞶聾

何畏櫛風與沐雨 何畏戴月與披星

願立深洪大千濟 以期佛子盡歸宗 

成道仙佛與神聖 因何名標宇宙中

因有堅忍不拔志 更能體願而奉行

人若無志舟無舵 東搖西擺難定平 

發願存心蒼天表 仙佛暗佑大功成

遙觀塵寰迷昩子 猶然沉沉睡夢濃

眾生皆醉吾獨醒 舉世皆濁吾獨清

此時不肯睜睡眼 惟恐醒來已天明

莫如體師順時辦 盡任荷職渡迷蒙

知行合一了心願 言行相顧抱忠誠 

雖云事往不可諫 當曉未來可追踪

果然如此體師意 師心歡樂助成功

凡我之職皆爾職 凡我應行眾應行

盡講口頭無結果 言行相違道怎成

渡世純然誠懇辦 將來成個小瘋僧

 

修道與自身之關係

修道不離身 打鐵不離砧 天人成一貫 始顯道至尊

 

中庸云 道也者 可可須臾離也 又云 修身以道 人為萬物之靈 蓋因五德兼全之故耳 若不率性行道 則虛度人生 若能借身行道 必有餘慶 興心作惡 必有餘殃 有道則心正身修 無道則家破人亡 諸賢契既為得道佛子 尤當立身行道 雖受一時之苦 定得永世之樂 倘一時不慎 墜入邪途 追逐潮流 常沉慾海 致懷恨千古 將來結果 不堪設想 莫如體師遵訓 立身行道 方不負此奇緣也 哈哈

 

天地空空物空空 人生渺渺寄宇中 

幾觸塵緣垂慈淚 迷子總是眼不睜 

朝暮勞碌街頭客 看來名利是牢籠 

可笑愚夫入圈套 誰似吾師盡悟清

到處隨緣延歲月 無罣無礙意從容

隨遇而安無窮樂 毫無煩惱掛在胸

不作風波於世上 那有冰炭在心中

水之濁兮濯我足 水之清兮滌我纓

就緣就份隨機度 不担凡塵半點驚

  有人學俺看得透 保爾蓮台可能登

  事事須向道中體 正己成人化迷蒙

  道不遠人人自遠 聲色叢中埋英靈

  自身光明真天性 物慾氣稟竟層層

  於今既受名師點 總當覺悟守真空

  必誠其意方寸守 掃除一切虛偽情 

  立竿見影甚明顯 如夜繼日影隨形

  上天鑒察無不在 修身克己體道行 

  明此真情切切體 勿錯奇緣速建功

  良辰難遇而易失 人生易過而難逢

  大好佳期空空度 屆時空有淚飄零

  師告慈言徒深悟 知而奉行勿放鬆

  自身與道關係重 借假修真天性明

  今時不向此身度 何年何月脫塵紅 

好自為之佛盤助 精神一貫澈始終

 

修道與家庭之關係

近世紀風波 家事亂如何 果能皆處道 自成安樂窩

 

紅塵滾滾 孽海茫茫 處處刼煞塗炭 家家事務蕭條 以致父子不親 夫婦不順 究其真意 皆因失道之故耳 欲家道興隆 尊卑和睦 須教之以禮 齊之以道 老安少懷 明體達用 一人作家中之標桿 促而進之 人人竟成模範 兼善奉行 家庭兆瑞 希我賢契 勿空荷修道之名 常處修道之實 自能聖業綿綿 哈哈

 

世路崎嶇甚炎涼 日趨下流最堪傷

事事混淆人民苦 古德泯滅少綱常

歐風美雨迷人眼 誰將道德掛心腸 

盡將古禮拋三舍 迷真逐妄墮汪洋

仙佛到處人心挽 慈悲廣大渡十方

奈何迷人不回首 聖賢仙佛空着忙

孝悌忠信誰能懂 世事人情誰明詳 

只知貪名與圖利 沽名釣譽喪天良

心如蝎毒不相讓 捨命爭奪昧真常

同室操戈堪可嘆 致於手足尚閱牆

失却古道人倫喪 以致家庭起災殃

戾氣結焉家衰敗 和氣萃焉家呈祥

人人能體道修持 何愁家庭不安康

天道人道皆當盡 勿失根本作賢良

處家溫良恭儉讓 人倫歡樂喜氣揚

事情尤當忍中耐 勿任氣性逞剛強

能自忍時當自忍 洗心滌慮慧性光

契眾深體真意辦 方不負此訓一章

語此不評辭

天駕        放筆離壇返天堂 

哈哈退

 

 

烟雲起處幾山晴 久坐閒吹短笛橫

玄妙悟時常體道 我人亡後幾怡情

泉流細聽長江遠 月落霞浮夜氣清

捐盡俗情詩妙絶 綿綿韶和一聲鶯(迴文)

           吾乃

 活佛濟公 奉

天諭 來至壇庭 參叩

天駕 再留訓情 哈哈

 

修道與社會之關係

萬物齊集聚 惟願社會安 處事依天理 道法體自然

 

社會者 人類生活共同集居之處也 因人不能單獨生活 必須互相來往 待人接物之酬酢 必不可少 若無道之約束 則良心泯滅 頽風高熾 即如今日之惡習 盡貪名圖利 鈎心鬥角 各懷不測 更有一等不顧名譽者 只知惟利是圖 以致社會秩序紊亂 視因果之事為迷信 以道德學說為腐敗 以致釀成眾生塗炭之浩劫 良可惜也 欲救之 必須提倡道德 故孟子云 天下溺 援之以道 誠哉斯言 今感皇天好生之德 普垂金綫 以挽頽風 重復古禮 化惡為善 化愚為賢 擴而充之 則兼善天下 社會之秩序 不治自平 奈今世人 多認修道為與世無補 豈知正是社會之要素 望群眾再思之 方知言之不謬也 哈哈

 

考古察今良莠分 世態演變總沉沉

頽風釀成空前劫 人間無處不呻吟

愈趨愈下失古道 人心乖戾轉如輪

來往造成彌天罪 劫煞遍地怎安身 

各地荒蕪無窮苦 遭劫盡是在數人 

世道衰微已如此 國亂民愁盡傷心

皇娘降道渡善信 化歸佛子達樂村 

斯世之風非同昔 相隔天淵古今分

對道未能印相準 謗言流語任胡云

巧言令色皆亂德 人面獸心昧靈根

惟望得道賢契眾 處事體會道義深

忠恕為懷慈悲本 己不欲者勿施人

聖道普渡同風化 克己復禮盡歸仁

非道宏人人宏道 體天行德切率真

一片婆心存惻隱 行道渡世化迷津 

不忍眾生遭劫苦 到處宣化挽人心

處世有道同安樂 社會自然永如春 

昔時唐虞民安泰 皆因堯舜有道君

不能體透真道者 何能安樂永長春

有志切將精神振 闡佈聖道貫乾坤

大道體用兼萬善 無微不至細參尋

願契精誠狂瀾挽 慈航到處渡賢真

自己責任休放棄 勤心努力助師尊

 

修道與仙佛之關係

仙佛本明靈 天差助道宏 愚人猶夢寐 未識內中情

 

當此天開文運 暗釣賢良之際 明師奉命 倒裝降世之期 差諸天仙佛 打幫助道 共整三盤 有飛鷥之設 到處顯化 驚醒迷群 時時顯化 仙佛救世之苦衷 奈迷徒以佛為迷信 實堪悲也 契眾既能究悟仙佛之真意 當曉神之格思 不可度思 無時不在仙佛鑒臨之下 既以修道為己務 首要敬天地 禮神明 不可瀆犯佛前 稍有一時不慎 即有礙道務之進步也 哈哈

  

  無為真理妙而玄 天本無言借人言

  仙佛之德其盛矣 微妙玄通盡包含

  當此末會收圓日 天命佛祖共助盤

  各地顯化警迷子 歷受塵苦為乾坤

  只為眾生苦海陷 愚夫孰能盡悟穿

  天恩慈悲施聖德 晨鐘暮鼓震南閻

  只為眾生苦海陷 千佛萬祖施慈憐 

大聲疾呼善信喚 大槐南畔勿留連

今時辦理皇娘事 仙佛無處不助肩

天命傳來非小可 誠心勇躍速向前

時時刻刻懷誠念 信心不移道念堅

誠心自有仙佛鑒 分寸不負汝心田

囑爾賢真當覺悟 理天法律甚森嚴

弟子知否法律部 桓侯賞罰概不偏

稍有放肆則担過 招魔惹考空自憐

齊心竭力速了願 勿負仙佛熱心田

賢才有志志當展 尊師重道勿倒顛

兢兢業業求完善 自無考魔到身邊

仙佛無處不慈憫 仙佛無處不成全

仙佛無處不考驗 仙佛無處不助肩

仙佛無在無不在 玄妙非可俗眼觀

體師良言行大道 不負此期遇奇緣

 

修道與亡靈之關係

孝悌盡完全 拔靈出苦淵 當曉彼孽債 還要汝清還

 

諺云 樹欲靜而風不止 子欲養而親不待 思及父母之恩 無限遠大 雖泰山之高 滄海之深 不能比倫也 為人晨昏定省 生事之以禮 不過盡孝於色身 然色身壽數有限 豈能悠久不滅 故儒聖有云 慎終追遠 佛祖有謂 一子成道 九祖升天 皆盡孝於亡靈之意 當此天慈宏恩 天道普闡 赦乎幽冥鬼魂 三曹齊渡 恩准行功之子 超拔亡靈 嘆迷夫不知超拔事大 竟作渺茫 以致亡靈難安佛院 契眾更當深曉 亡靈之愆 惟賴拔薦人承還 倘不建奇功 培偉德 則不能完全完成盡孝之任務也 哈哈

 

水有源泉木有根 萬物有本事有因

孝悌乃為人之本 本立道生鬼神欽

烏鴉反哺知孝意 羔羊跪乳表孝心 

人有五德萬物首 失孝失悌何如禽

侍奉父母孝心盡 順親心懷作賢真

然此色身難悠久 轉瞬歸空逐浮雲

生事以禮葬以禮 祭之以禮表心純

紙灰飛舞終何用 空泣血淚滿胸襟

人生有酒皆當醉 死後何能再沾唇

形象雖然歸幻盡 真靈不昧永長存

兒女賢惠難替死 只有超度誦經文

於今皇娘開慈憫 恩准亡靈求聖音

人間行道諸善信 行功超拔度靈魂

盡孝於性孝乃大 如此事情真罕聞

雖云拔薦靈返本 當知亡靈罪在身

建立奇功是英雄 佛院亡靈得安心

天上果位人間定 天考人驗判偽真

自問責任如此重 尤要精進報師恩

亡靈升降皆在己 建功立德本由人

果能前進無退縮 亡靈定能樂吟吟

賢契打點孝悌盡 勿失佳期好光陰

克紹箕裘承先志 聿修厥德繼善因

以身作則成人眾 勿自暴棄勿因循

速了誓願前程奔 勿使亡靈墜沉淪

勿負亡靈佛院盼 勿使亡靈含怨心 

盡孝當至完善處 方不負稱修道人

師訓此處不再判 辭叩

帝駕返佛門        哈哈退

 

家回返時應轉盤 德施天地故歸還

鴉寒棲樹迷烟遠 雁冷飛空浮雲殘

花落促然仍月月 水流如是復年年

發自理中守慧性 佳期此逢幸有緣(迴文)

           吾乃

 南屏濟顛 奉

勅旨 來至東園 進佛堂 參叩

上帝 再留訓言 哈哈

 

  修道奉行之佛規

  佛規為戒律 勿作兒童戲 自問願如何 勿違上天意

  

道有佛規 猶家有家規 不以規矩 不能成方圓 是故修道佛子 定守一切之佛規 以尊師重道 恭敬前人為準繩 時時低心下氣 謙恭和靄 滅除魔火 休存嗔念 自能涵養德性 復回靈明 倘不尊而行之 不能成道了願也 哈哈

 

大德敦化浩然長 無量恩惠賜賢良 

天不惜寶真道降 傳於佛子歸故鄉 

有緣捷登菩提岸 無份逐浪墜汪洋 

得道尤當遵道辦 奉行佛規勿張狂

千巧萬能公輸子 須用規矩定圓方

堯舜之道盡美善 施用仁政可平章 

賢契身荷辦道任 首當作則法聖王

遵守佛規勿妄動 須知大願自承當 

佛前表願頭觸地 躬身實踐慰親娘 

半途而廢無結果 焉能萬世永留芳 

助道當效長流水 瀑泉湧發豈能長 

焚膏繼晷精進辦 始終悠久啟迷盲 

契眾勿將願輕視 時刻小心勿顛狂 

偶一不慎招毁謗 悲哉可惜又可傷 

莫如循規蹈矩進 免魔息考得安康 

上天不負樂道者 謹言慎行沾佛光 

仙佛處處加慈憫 栽培造就作楝樑 

師示箴言徒自守 深意惟在自細想 

 

修道之魔難

真道真考魔 識透希仙佛 受盡苦中苦 成道樂如何

 

修真之士當猛勇 每有遭受魔難者 當知此乃上帝之妙用也 天考人驗 陰魔陽考 為判修道人之真偽 逆事以驗智慧 逆境以考至誠 當曉上天若無考魔降 修道誰肯讓人先 諺云 不受魔不成佛 不受考成不了 如能逆來順受 事事隨其境遇 一志不彎 一則可消累世之孽債 二則能復自性之靈明 惟望好自為之 前程自有無限光明 如遇魔難不能忍受 則一失足終成千古恨 屆時空悔 亦屬枉然矣 哈哈

 

凡夫修持道能成 惟恐受魔志不貞

天之生物因材篤 栽者培之覆者傾

天降大任於人也 苦其心志勞身形

餓其體膚空乏身 行拂亂為增不能

無故加之而不怒 猝然臨之而不驚

美玉琢磨才成器 黃金鍛鍊愈粹精 

昔日修道仙佛聖 逆事逆境受層層 

文王羑里囚七載 孔子絶糧陳蔡中

胯下之辱韓信受 圯橋納履張良經

關岳遭受曹秦難 於今中外傳聖名

可大可小君子志 能屈能伸丈夫能

隨遇而安處處樂 樂天知命自從容

泰山不擇土壤脈 素位而行稱賢英

簞食瓢飲知天命 曲肱而枕樂在中

小人行險終遭險 君子固窮未必窮

能明真道真考驗 將來自能大道成

判此即不多下囑 願契遇魔心氣平

 

怎樣消還寃孽債

生死骨如山 因果復循環 欲消寃孽債 還當德為先

 

蓋人自有生以來 迄今六萬餘載 生死輪迴 轉變不息 因果循環 善惡相報 嘆迷人妄貪妄爭 遂積下累世之寃愆 欲消寃愆 當以德還之 幸值三期末運 天道大開普渡 當曉寃孽償清 方能脫苦還源也 哈哈

 

兩輪穿梭總未閑 日月促促年復年

寅會生人後天落 迷真逐妄困深淵

人人猶在三更夢 未體自性貫人天 

慾海茫茫何時岸 總隨波浪幾時安

愈迷愈深無止境 不設妙法怎安然 

幸遇皇娘垂金錢 引回餘蘊返家園

得道了却生死苦 行道不再轉輪圈

莽莽橫尸遍地滿 峨峨積骨過崇山

累世罪孽千千萬 此時不了怎還源

欲了孽債功德建 以德消孽正補偏

諸惡不作奉諸善 上天自加慈悲寬

任毁任謗休退縮 任勞任怨不憚煩

專一至誠心不移 奇功偉績己能沾

若待時過悔已晚 莫如今時早向前

了寃了願捷足奔 好好建築九品蓮

一身清靜無所染 不惹寃孽到身邊

命債賬債俱應了 躬身進步勿遲延 

師批此處不多判 辭叩

天駕返屏山        哈哈退

 

  清認當濟天渡擺 覺悟今人迷路窄

  通日永超超樂境 醉夜深沉沉苦海

誠則明矣明則誠 色即空兮空即色

明性自然純理悟 凝道聖靈真主宰(迴文)

           吾乃

 靈妙天尊 奉

天命 來至佛堂 進佛屋 參叩

上帝 再為示言 哈哈

 

  修道之過程

  幸生三期中 得點性靈明 修持奇功建 成道有過程

  

  昔日修真者 入山藏洞 經歷千辛萬苦 還得功圓果滿 方遇明師 直指玄關 所謂先修而後得者也 在成道之聖賢仙佛 皆有修道之過程 若不能忍過一切之魔難 不能行功立德 妄想成仙佛者 未之有也 值此天恩寬厚 聖道普渡 先得而後修 機緣幸遇 實乃根基之深厚也 然各人之環境不同 而修道之方法亦異 或財施 或法施 須要認清題目 遇有叢叢之魔難 更要降伏身心 待自功果圓滿 回首再悟 由得道至成道 由不信至真信 由小願至大願 方覺一生修道之過程 乃如是也 哈哈

  

真道傳來渡坤乾 無限光明善信沾

  鵬程萬里無限遠 光明惟在自奔前

  行道過程人人有 成道始知真妙玄

欲修天道志當穩 半信半疑打靈殘

登峰造極知新意 處處現象不一般 

存心留意自然曉 始知天道妙無邊

尤其俗人迷慧眼 究未能明此真詮 

忍心耐性前程奔 步步平坦樂陶然

雖遭境遇多轉變 當知天意驗良賢

否極自有泰運轉 歷盡苦難有香甜

過去仙佛與神聖 歷史盡可作標桿 

抱定宗旨代天宣 千萬勿失此良緣

慎中英勇加努力 方慰皇娘不悲酸 

待自成道歸正果 回憶修道種種難

得道不信而生信 量力竭力大願還

由卑而高近達遠 功夫用到豈偶然

永世基業由今創 尊師體訓希聖賢 

 

鸞壇之真意

仙佛垂妙意 飛鸞警愚迷 識透真慈憫 更顯道神奇

 

道本至理 無形無象 天本無言 無聲無臭 堪歎人人落於後天 氣稟物慾 蒙蔽靈明 固有之真性 有而不知其有矣 復念天運使然 上帝急盼九六同歸 諸多愚人 猶有不悟者 欲警其愚 欲啟其迷 遂有飛鸞宣化之設 天借人力 人賴天成 此乃皇娘之慈悲 仙佛之妙意也 惜乎世人 智慧過之 只知自作聰明 不體皇天之苦衷 不知天道之奧妙 自認為異端 殊不知自愚之甚也 況鸞手皆係童年 學識有限 若非佛力 何能詩詞歌賦之叠出無窮 何能先說後應之靈驗 不能體會於斯 實乃管見也 哈哈

 

南閻眾生夢尚濃 貪戀聲色昧靈明

觀察人間風不古 道德仁義盡凋零

天不忍善同歸盡 故設飛鸞渡迷蒙

鸞壇本來原有異 先天後天有不同

先天鸞壇應時設 助道宏展闡真宗

處處渡人明真理 時時化世復仁風

末後收圓三曹整 仙佛借此顯奇能

仙佛苦衷當深體 無量慈悲為眾生 

助理末後一着事 後天是非概不評

只要誠心能感動 無時不慈處處通

後天鸞壇引人善 盡論因果與俗情 

吉凶禍福能批判 奧妙聖理難盡明

總之先後宗旨異 契眾體會自知清

用心體會曉輕重 勿被形象昧真靈

迷人以此為法術 實堪可笑太迷蒙 

真機神妙由參悟 天人一貫悉合靈

勿觀飛鸞借象化 當曉內蘊理無窮 

天本不允飛鷥設 仙佛叩懇助道宏

皇娘恩憫無量遠 實不得已為蘊靈

迷子覺悟速回首 實加研究體真情

 

修道之結果

成道美名垂 顯親耀門楣 了却生死苦 永不轉輪迴

 

儒聖有云 本末終始 佛云 因果循環 皆一理也 今時既種修道之因 其修道之結果 想契眾即能料到也 時值末會 真道普化 三曹佛子 均沾天恩 然得道即當修道 今時能行功立德 了願消寃 歷盡千魔萬難 待自道成天上 方顯修道之滋味 皇娘不負英靈 憑功定果 而能九祖升天 永脫生死輪迴之苦 永居極樂之境 其樂實無疆也 然不能全始全終 半途而自廢者 屆時飄零無宿 勿怨為師之不慈也 哈哈

 

天理循循體至公 寸功寸果賞罰清

賢契今時勤種植 將來收獲自然豐

莫畏眼前諸般苦 時時奉道抱至誠 

修道歷盡魔與難 無限光榮後邊逢

功圓果滿何等幸 顯親耀祖樂無窮

仁者先難而後獲 志者先勞而後成

大德敦化光宇宙 萬古流芳標美名

克化華夷復聖道 百姓昭明變時雍

欽命文思安安語 格於上下四表中

聖業昭昭山河靜 處處同春慶昇平

行路皆歌頌美德 共沐天恩化大同

自求多福永配命 世界安逸萬象豐

但願人人同聚樂 苦海化作蓮花城

修道自有好結果 惟恐契眾不奉行

古往今來仙佛聖 三教宗旨貫塵紅

行道雖遭魔與難 終究不能負苦衷

帝業錦綉皆轉敗 惟道結果永無窮

逍遙自在無限樂 清靜無為品蓮封

發願救世輪迴脫 萬刼常存永弗更 

此時契眾不修持 屆時後悔恐不能

為師訓此均體會 勿負為師心熱誠

知而不行怎圓滿 名符其實是賢能

真功建立有真果 稍有虛偽即迷蒙

師垂訓諭婆心化 一條金錢造完成

但願刊印各地送 裨益修道化靈根

語此不判辭

聖駕        放筆離壇返南屏

  言淺意深當參悟 不負師心此苦衷

             哈哈退

 

創作者介紹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