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靜坐 

 

  詩云:不為法縛 不求法脫

    我見我執 不留絲痕

 

    釋迦牟尼佛當初在開法會的時候,他拈花示眾,比

  了一個樣子,不就是傳授了這點嗎?難道是教他參禪打

  坐,才傳給他「道」的嗎?現在很多人都覺得參襌打坐

  很好,尤其年青人,不只你們,報紙上也有這麼說,有

  大専生,大學生,高中生,他們比較好奇,他們喜歡去

  追求那些莫須有,也可以說比較虛靈、虛茫的事理哲學

  ,他覺得他很有學問,為什麼「靈魂與我」這本書很多

  人買,為了學參襌打坐。結果呢?能清靜嗎?本身就是

  什麼都想,你不能清心寡慾,怎麼能清靜呢?

    你不能清靜,就不能達到無為,就不能真空,而是

  頑空,這樣能清靜?自己可能想著靜坐是不是能看到什

  麼?聽說有三界十方,我若能靜坐,就可看到我自己或

  者看到仙佛,看到鬼魂,看到妖魔鬼怪,看到……首先

  你就有這種妄想,就是幻影。你們眼睛閉著卻是在思想

  ,你們在想是不是就很像電影一樣,什麼虛幻都往這裡

  飄過,那就是這裡在想,不是頭腦在想。

    當人死了以後;大腦、小腦、延腦,什麼腦都有,

  但卻不能想。要想就是用這裡來想,當你這裡不能清靜

  時,怎麼能參襌打坐?你就容易走火入魔。他們能靜得

  起來打太極拳,也能靜得起來在那裡蹦在那裡跳,還甚

  至有人靜得起來跳狄斯可,那是什麼?難道是合理合情

  的嗎?

    有的說啊,他們靜,什麼都能看得到,他講你信嗎

  ?譬如說,我現在說你是什麼?你相信嗎?那是虛渺的

  ,不必去信那個,我並非勉强說一定要信這個道。但是

  ,只要你能夠研究道理,你研究這個真理,你認理的話

  就不用我去拉你參襌,而你自能明白「襌」的真義。

    以前是先修自己,等自己修好了,才能去得道,才

  能去化人。但是現在不是,現在是你們先求道,再修道

  ,內聖、外王都要齊備。  

    內聖:要修自己。最主要是要清靜,自己要把毛病

  脾氣删除;要學得柔,學上善若水,才能清靜無為,喜

  怒哀欒也能發乎中,你自然能達到真空,達到無為。

    外王:就是去渡人、化人。

    你們拜觀音菩薩,為什麼拜他?是不是他有他的歷

  史,有他的犠牲,他没犠牲的話,人家會朝拜他嗎?他

  聞聲就去救人,到處去化人,犠牲自己,他没有犠牲就

  没有他的代價啊!

    你的祖先誰拜?是不是你的子孫拜?甚至於有時候

  連子孫都不拜,別人他會不會來拜你的祖先?不會,因

  為,他没有救過人,没有幫助過人,別人不認識他,對

  不對?為什麼仙佛萬人朝拜?因為他幫助過人,也救過

  人,能聞聲救苦,所以大家要朝拜他,感恩圖報,對不

  對?

    所以你若是只有天天在家參襌打坐,你能清靜,你

  能把一切物慾雜念都掃開,掃得一塵不染,烟火也不食

  ,那你就算成了嗎?你成了什麼仙?誰知道?誰拜你?

  你没有利於社會,你没有造福人羣,你没有救過人,誰

  拜你?講歸講,現在有好多人遇到這個問題,因為年青

  人比較好奇於追求到底是怎樣?越讓他看不到的境界,

  他越想要去探求。

    為什麼說我們現在修道不要參禪打坐,又為什麼外

  面有流傳說,參襌打坐,身體能好,這要因人而異。有

  一點,他們說參襌打坐,身體能好,他若是能真的心靜

  ,身體當然能好。你若是能使自己清心寡慾,身體也能

  好,但是人是多慾的,除非是數電線桿的白痴,他没有

  慾念,他也没有痴想,低能的。而一般人都是多愁的,

  也都是好想、妄想的。但是你要掃除這個慾念,不容易

  。為什麼說「思多血氣衰,慾寡精神爽」。你要能清

  心寡慾,你不妨多寫字,多看書,把你的精神全部貫注

  在書裡面。譬如你要背這篇書,你要考試了,我叫你把

  金剛經整本背起來,限你三天,你是不是不敢去想別的

  地方,一定是趕快背,一直背,非背出來不行。再看那

  些死囚犯就好了,你把他召來,你說:你若是在一個小

  時內,不要胡思亂想,把這個背起來,就赦免你没有罪

  。他一定拚命的去背,他絶對不敢去想東想西的,那是

  不是比較少思寡慾,因為他的心貫注那裡。人就是飲食

  終日,無所事事,就會胡思亂想,所以才會惹來血氣哀

  敗,才有病痛,有八苦。只要能不妄想,該做的你就去

  做,該怎麼行,本本份份,你絶對不會惹來很多苦惱。

  樂觀的人看得開,是不是比較不會胡思亂想?一個人若

  自悲,多愁善感,他是不是一點點芝麻小事,都會去想

  。這兩種人,是樂觀派的身體比較不好,還是多愁善感

  的身體比較不好?

    唯恐思多血氣衰,卻不一定要天天在那裡靜坐

  天天在那裡參襌,這樣得到的是什麼?空坐、骷髏一個

  ,不見得你就能靜,那何必呢?枉費你的時間,年紀輕

  輕,大家都是年青人,你天天坐在那裡,第一個對不起

  國家,第二個對不起你父母,第三個又對不起你自己,

  糟蹋你自己,何苦來哉,是不是呢?所以我們現在主要

  是把這個參襌打坐的時間,拿來充實自己,學海無涯,

  唯勤是岸。

    一個人會煩惱重重,為什麼?因為他事情多,這個

  也操心,那個也煩惱,結果呢?是不是覺得很疲勞,終

  終久必定會病倒的,自己都解救不了,還解救誰?仙佛

  說過,你一日在這裡,没有胡思亂想,就是一日的神仙

  。你若是胡思亂想有苦惱,就是一日的凡人。什麼事情

  、不要太好勝,也不要太好奇;有時候太好奇不著陸,

  就容易墜下去。墜下去,反而害到自己。

    博學、審間、慎思、明辨,才能篤行。你要廣博去

  學,有疑必問,那才叫做學問。

    慎思:你問了以後,還要在你腦子裡想過,這個是

  不是合理、合情。合理,就要去行;不合情,不合理,

  就不要去行,「是理則進,非理則退」,對不對?人是

  有智慧的。

    明辨:你要去辨別,去做,辨別真假以後,你才脚

  踏實地去行,那才有用,口到、手到、脚到、心到,對

  不對?

    為什麼老師不大喜歡你們靜坐?因為人比較容易妄

  想,一靜坐就想要看什麼,結果惹來一身麻煩,事也不

  做了,整天在屋裡,也不知在搞什麼。

    徒兒中也有好多,去學人家參襌打坐,學久了呢?

  說我們這裡是小學,他要去靜坐,是大學,結果修了一

  陣子,也没有看到畢業,也没有看他戴學士帽,反而成

  狼狽的樣子,更落魄的一個人。

    老師不要你們做偉人,也不要你們做超人,要你做

  平平凡凡的人,就不簡單了。一個真人一個假人,人只

  有兩撇呀!這個簡單的「人」,就不好做,「人難做,

  難做人,做人難」,只有這三句就糊里糊塗的了,那裡

  還有閒工夫,對不對?

    要靜可以,你有一訣,比他們更高超的,他們天

  天坐在那裡,事也不做的去靜坐,你可以做事,也可

  以靜坐,那就是你這個雙人,二目守玄;而又能做事

  。雙人守一土;中央戊己土,你雙人能守中土,你才

  能見性。要明心見性,不是像他們那樣靜坐來的,你

  能培外功修內德,修久了,你自然到達境界,你就能

  平心靜氣。

    譬如說,這個機器叫你修,你主神全部貫注在那裡

  ,你就是在靜坐,你自然没有物慾,没有雜念,就像道

  德經上所說「滌除玄覽,載營魄抱一」。要滌除玄覽,

  要掃除這些物慾雜念,性命雙修,才能抱一守中土。所

  以三教經典,他的道理很廣泛,要去悟,要去參,並不

  是一、二天的事。而也没有一個經典是教我們參襌打

  坐的

    如大學第一章,就是教你們定、靜、安、慮、得的

  工夫。心經也是,要你們能夠明白觀自在菩薩,明白自

  己的本性,也没有教你們痴坐妄想。

    所以老師唯一的盼望是你們要能好好地去學,好好

  地去看。多看、多聽、多學、多做,是非少說,這樣就

  可以了。有利於他人的,你們多做,有損於他人的,。

  你們少做。我們緃然不能造福人羣,但是也不要去損害

  人羣。我們能夠看得到或是我們的力量能夠做到的,你

  不妨盡點做人的義務,有時候,那怕你一點點的力量,

  或是你的一句話,你就能挽救這個事情,或是就能化

  解這場干戈,那何樂而不為?有時候,只為了你這一

  句話,就會興風作浪,就會鬧得滿城風雨,會鬧得大

  家動起干戈相殘,所以徒兒要時時保持內心的真靜,

  好讓真智慧流露,來應萬事。

 

創作者介紹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