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三十三年歲次甲申年十一月初二日

  三天大事辦象天 天賜妙化顯人間

  主要權衡自把穩 考乃天降息由天 吾乃

  茂田 侍祖駕 降塵凡 參叩

上帝 兄弟可安 萬勿慌亂

  法律主在此鎮壇 不敢多言 敬聆祖師法言 止

 

  濟顛本來是瘋狂 更有瘋狂鬧荒唐

  一陣清醒來壇地 會見弟子訴衷腸 吾乃 

 爾師尊 侍祖師 亦來佛堂 先叩

 諸賢契 各皆安康 師不多語 酒氣上撞

  諸徒平心 候祖批詳 止 

  天降大考臨目前 穩坐魔陣修性天

  任憑他千魔萬難 任憑他地覆天翻

  我這裡如如不動 純至靜山水澄潭

  洞悉萬事無不照 真偽虛實皆了然

  憶起弟子心忐忑 又恐諸徒識不穿

  念稍動來考魔纏 師母難疼誰替擔

  亦非事先未明言 吾乃 

 爾師母 侍祖師駕 來佛壇 參叩

上帝 諸徒心中 勿可慌亂 祖師自有 妙玄至身 

心中凝神息念 恭立一旁 敬聽祖師諭言 止  

  西方屬金金為貴 方針不錯公是非

  應機活潑通權變 運籌幃幄理無虧 吾乃 

 爾祖金公 奉敕旨 到金陵 先參

天駕 徒孫安寧 祖與你等帶來法寶兩件 

要您替祖百般護承 問孫等明白否 對祖言明 

諸孫何必費疑猜 打開布袋看明白

  右手拿起算盤 (指師母說)

左手穩住天秤(指師尊說) 

  天秤天秤 我要你至公至平 

過輕過重皆不行 少有偏倚即失中

  要待上下相對 天人一線貫通 

承上自能啟下 左右悉皆聽命

  方稱公平 才是祖師的好天秤 

  算盤算盤 莫看你小小不大 

要你有方有圓 包含萬物總根源

  出出入入 只打得落花流水 

莫看今時分頭別戶 亦不過各承各命

  各了各愆 末後一篇總結算 須聽祖師作主權要 

不算得清清明明 怎了六萬冤愿緣 

怎能定盤 怎算收圓 怎註格盤 

  笨祖咱生成憨愚 從不會花言巧語 

說不出長篇大論 寫不出珠機滿紙

  老實人說老實話 誰想到為難三期 

雖天定非是人力 亦是由人心乖戾

  普通輩姑置不論 但論其修道諸子 

雖得道有幾明理 盡都是內虛外實

  應此番天演淘汰 清濁分要判賢愚 

祖亦曾早為預告 明理者多數之居

  有魔風才見一動 誠心子已成幾希 

若待其大考降世 恐爾等志向皆移

  可幸有勳臣弟子 明祖意知師真慈 

處此時滿地荊棘 尚奔波來指愚迷

  有月慧刻念弟子 終日裏懇求天慈 

老皇娘慈悲無量 為祖我豈不知悉

  實無奈乃有此舉 借人宣露出真機 

近日裏種種玄妙 為未來洩露天機

  借形象般般設教 想徒孫亦明此理 

祖師吾雖承天命 亦難明末後三期

  不過是信賴上帝 聽天命自明妙諦 

順天意人情當逆 又怎免令人猜疑

  又怎免流言謗語 又怎免眾叛親離 

又加著魔風萬丈 大考降如同刷洗

  只考的眾等分散 只考得路線斷矣 

只颳的日月無光 只颳的飛沙走石

  諸孫等要到其時 再求天天難應語 

再求祖祖不露面 求爾師又到那裡

  求前人路線皆斷 憑個人洪愿不移 

終日裏常清常靜 念不起聽天撥機

  忍心性耐過其時 又豈能常久如是 

憑至誠此關闖過 敕令下顯出天機

  大分班應在此舉 分清楚人情天理 

莫看今祖不言語 祖出頭驚天動地

  到那時大有可觀 管教你拍案驚奇 

一切事皆出人意 人難料天之玄機

  已往未來且不論 但觀目下論現實 

天考已然至此步 魔風四起不安逸

  果然大風臨頭頂 急速掩旗將鼓息 

非是咱把他等怕 惟恐葉外又生枝

  各方道務豈一致 因時因地再制宜 

一聲傳敕旨 驚天動地天下知

  天盤暗轉然素換 豈是人為乃天意 

各承天命了各愿 借此取出智與愚

  一旦大事明白後 方知祖吾言不虛 

一不作來二不休 既然何必又躕躊

  祖今妄將天機洩 但望弟子識根由 

謹慎宣傳免招考 免爾師母心發愁

  天作之合天緣定 八卦爐中顯真情 

合久終分乃定理 借此玉石要分清

  各了各愿承各命 致使盲人無適從 

賢士但明日月意 東昇西墜為至理

  陰陽迭運育萬物 雨露灌溉得滋生 

無情風霜乃天考 自腐蟲蛀魔乃乘

  開荒下種自責任 栽種培養多加功 

但等一日金風動 收束萬物樂西成

  成敗皆在此一舉 結束充實慶收豐 

空長枝葉未結果 至時勿怨祖無情

  認明此理早下手 何問收穫豐不豐 

大道乃是恒常理 但明此理知道徑

  今日為祖示此語 草草亂亂多不通 

望吾賢孫明祖意 勿負祖吾苦心情

  莫看今時如此樣 終久日月要合明 

祖吾示罷一番意 拋筆辭 返天宮

  別離孫等心勿亂 再請伏魔鎮壇庭 退

創作者介紹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