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公祖師闡道篇  1936年歲次丙子年四月二十一日

   

闡玄佈妙  悠悠浩浩  妙中尋理  靜裏求奧

道設三教  儒釋佛老  典籍經書  千秋榜標

玄關一竅  能脫六道  精一執中  意秉心牢

篇成仁人  專心慕道  龍華共赴  同返瓊瑤  來者

紫衣靈妙  作闡道篇序文

    天地萬物  惟道獨尊  視之弗見  聽之難聞 

何須闡也  以何辨分 

    大道雖無形  先天之真  天地雖有象  道之本根 

道生天地萬物 真理貫古及今 

斯世人心不古  聖道沉淪 

今至三期普降  故闡妙文 

天生人  賦以性  人生慾  喪本真 

悖理作鬼  率性為神  順乃鬼之本  逆本神之根 

中庸書兮遺後世  大學道兮貫古今 

率性即明性  明德是明心 外功勸人  內果修身 

自古修道者多少  至今成道者幾人 

上帝垂憐開恩典  命祖金公闡妙文 

學道者可能努力  慕道者免墜旁門 

用了無窮心血  費了無數光陰 

婆心濟世 不言苦忱 

希我道親智勇進  方不辜負祖之心 

有志者竟成  無緣者難尋 

收筆止機  故錄此文 時維

    民國二十五年歲次丙子清和下浣      南屏道濟敬跋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二十一日

   

    玉衡樞紐運璇璣  聖德無彊與天齊

    學貫天人窮至理  難將我心景中迷  我本

  純陽仙師  來作闡道玄篇贊序

    天道之義  無蹤無跡  何須而闢 

道不傳不明  人不學不悉  效天地法  能知造化之機  滌慮洗心  能識循環之理 

天降道兮應時運 人代傳矣扶聖基 

天道人宏  至誠無息  人若不傳  道何能悉 

老子道德五千語  中言人之理性 

上言參贊化育  立不朽之功  德配天地 

五經四書陳性理  千經萬典說不及 

大道無涯矣  貫天貫地

    非時難降矣  普應三期 

學道者 當修已  成人者窮性理 

能明天下之物理  能參天地之化育 

垂此書 將世濟  遺此篇後學立 

人能得明道中理  各個無貪心中寂 

你我同心  天人一體  體天行大道 對人宣妙理 

故闡道玄篇  大哉惟道獨尊  故錄此啟  是以為序

    時在

    民國二十五年歲次丙子清和月既望日降乩筆於一貫之廬

    純陽孚佑呂天才敬跋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閏三月二十九日

   

    婆心濟世  挽化了九六皇原  駕慈舟苦海疾呼

    渡盡靈殘  金烏玉兔誰能止  滄海桑田時更變

    人在世  脫首黃粱兆  入迷團  迷本性  名利牽

    戀聲色  物慾貪  七情與六慾  貪而無厭

    慾海瀾波無頭止  情枷愛鎖苦不堪

    無一個  回頭肯上岸  登慈船    我乃

  太保天元  奉

諭  來臨法壇  進佛樓躬身曲背  參

駕  趨步向前  參謁已畢  再批妙書  哈哈

    世人不醒名利貪  聲色貨利迷本源

    善者幾稀惡者廣  寡不敵眾被牽連

    跟著好漢學好漢  跟著劣豪成惡殘

    蠢笨老祖大肚腆  又不滑  又不奸

    又老成  又愚憨  掌管三天事  儒童我為先

    掌一貫  訪有緣  羨慕我者決不離

    存戒心  作善男  萍水相逢自有緣

    是吉人  有天相  早晚必遇張天然

    天然子  我徒男  師徒領命渡皇原

    皇 前  發誓願  整理九二末三盤

    帶法寶  多少件  一件一件真新鮮

    但等那  天道顯  萬仙陣上顯威嚴

    若問此  在何年  遠者不過猿者年

    好抱道  速往前  輔助為祖辦收圓

    我為祖  蠢笨漢  訪有良賢來助肩

    群仙會  設中原  功大功小皆有緣

    隨為祖  登雲船  飄飄蕩蕩入理園

    朝老   在膝前  盼兒來兒始還

    設瓊漿  備仙筵  子方能得團圓

    想子  淚漣漣  或書或信捎無邊

    子想   遇道緣  得一貫  不二傳

    洗污朦  去慾貪  一刀兩斷改心田

    立下了  沖天愿  趕走六賊大門關

    拴意馬  鎖心猿  血心除盡天心圓

    飲甘露  食仙丹  金剛不朽永綿延

    下九泉  上沖天  隨大隨小真妙玄

    方寸地  恩師點  恩深如海重如山

    不報答  何能全  非是為祖訴苦田

    只盼爾  能勇前  凌雲永懷志沖天

    方不負  我心田  能孝皇 即良賢

    至三期  天機現  萬古難遇佳期緣

    此良辰  不可負  耐勞負苦存心田

    光陰速  如荏苒  二六之時不可閑

    內修己  外宣傳  一而十之百萬千

    先天道  遍三千  上渡星斗中人間

    下渡陰曹幽冥府  只在後輩立功圓

    一子得  九祖沾  能拔七祖超九玄

    時猛男  無畏難  不可退縮不向前

    生退意  妖魔纏  事事不順不方便

    魔與考  自身邊  一時不慎就要纏

    辦天道  慎行言  謹言慎行勿當玩

    辦大事  海量寬  你敬我愛無倚偏

    丈夫志  男兒漢  豈可作出不公端

    一時間  難如願  由淺而深且要慢

    作棟樑  作模範  非有動地與驚天

    悌貫日  孝感天  要學廿四大聖賢

    孝後母  即先天  英名永存萬古傳

    我批此  勸世言  下午再來續此篇

    收金管  不再言  辭

天駕返瑤天                哈哈退

    維皇降衷  大道真機現古東  神人合一慈航駕

    奔馳走若風  渡盡九六原子  方能了洪誓心情

    克己復禮  保守真道  拳拳服膺  劫煞普降

    五魔掃蕩魯中京  但看那罡風四起  膽寒又心驚

    收伏一切惡孽  善惡判  玉石分清

    天選龍華  中州集會  眾赴雲城    我乃

  白衣金公  奉

諭  來臨法庭  趨步壇前  叩

駕  再提機筆訴心情  咳

    金鳥墜  玉兔升  寒窗對坐守孤燈

    思想應期三天事  心中不定痛傷情

    雙目淚  落彫零  回想九六慈心生

    奉法旨  領 命  找一徒兒叫瘋僧

    師徒倒裝凡塵下  苦口良言勸眾生

    天盤付與弓長掌  但等金雞唱三聲

    借飛乩  訴苦衷  寒窗月下嘆五更

    一更暮鼓響連聲  可嘆世道喪倫情

    君臣父子無定位  劫煞繼起遍頹風

 

    一更裏  坐瑤宮  不由得  痛心情

    思想原子迷塵世  眼看三八降塵中

    無一個  回心生  改心頭  除惡情

    迷住本性不顧死  名利奔忙非理行

    造下孽  如山重  拉冤債  難還清

    釀成三期末劫會  水火刀兵處處凶

    骨成山  血滿坑  父殺子  亂胡行

    平地一聲風波起  隨風淘汰波浪生

    無親友  無賓朋  失五倫  喪德行

    此時不降何時降  三災八難水火風

    興盜寇  起刀兵  水火臨  復罡風

    萬里山河全普遍  無處不是魔王兵

    生靈等  哀聲鳴  求蒼天  仰皇親

    一時良心才發現  忘卻早作非理情

    天降罰  善惡清  玉石分  清濁明

    天定昭彰毫不差  有功有過賞罰明

    各歸途  各路行  惡者墜  善者升

    一善一惡皆有判咳忽聽樵樓打二更

    二更皓月透光明  夜靜風清無鳥鳴

    俯首垂看凡塵世  黃粱濃眠不醒情

 

    二更裡  嘆群生  迷本性  不回程

    上痛無生老皇   下掛蠢笨祖金公

    有天道  下方行  傳各處  化原靈

    處處皆有原佛子  一家有善有惡行

    善得道  惡遭刑  無善念  存惡情

    素日心中無片善  如何能脫水火風

    先天道  訪賢明  有志者  事意成

    只要勤心加努力  管保叫爾本性明

    修大道  半凡情  不打坐  不誦經

    只用苦口多勸化  多多益善求善靈

    內修己  洗心情  外渡人  用口鳴

    上天不言借人力  天道人傳併合行

    或借竅  用口鳴  或飛乩  批訓情

    引人入善去惡孽  由淺而深細參情

    真三寶  脫火風  古合同  抱前胸

    邪魔不敢來身近  口訣一動鬼神驚

    時不久  全要明  各奇事  各難情

    亙古稀來今世表  眼觀目睹件件明

    快辦理  大事情  天時到  慶大功

    稍止機管三才息  再為接續鼓三更

    三更浮雲遮月光  寒窗樹影混渺茫

    耐待雲退明月現  那曉蒹葮掛蒼霜

 

    三更裡  月無光  天氣變  降寒霜

    枯樹寒鴉連聲叫  一聲一聲真慘傷

    最可嘆  愚迷肓  不顧死  名利忙

    不曉天降三八劫  收盡惡孽與左旁

    又回想  收圓忙  眼前空  金雞唱

    萬仙陣上威嚴顯  一腳踢死眾惡亡

    張大口  一聲嚷  如雷鳴  貫萬方

    方曉天時已來到  千佛萬祖集中央

    赤髮面  凶蒼蒼  上至天  下冥方

    三頭六臂拿左旁 

    得一個  一個綁  得十個  陰山藏

    氣得笨祖說大話  如瘋似傻迷心腸

    我這是  解愁腸  說大話  哄迷肓

    到時自有到時辦  非至其時不能詳

    上無助  下無幫  剩下了  大肚囊

    不能東走與西奔  只能可以坐正堂

    真自在  真威揚  笨人自有笨心腸

    不用慌  不用忙  只用口動萬事詳

    豈不知  袖內藏  傻人傻意用恰當

    聰明子  不趁腸  傻人還用傻人相

    有大智  愚一樣  不違背  心中詳

    能有掀天揭地志  蓋世奇才大賢良

    仁與義  存心腸  扶道德  整倫綱

    各個有心必趁意  耳中又聽四更揚

    四更雲退月落西  新氣佳景更稀奇

    退去浮雲明月現  大事不了心難移

 

    四更裏  心慘悽  九六子  本性迷

    不知何日超苦海  回返至上純無極

    大道降  神人一  神人合一扶聖基

    聖脈普遍三千界  萬殊應歸本來一

    大道理  應三期  千萬教  同歸一

    一聲百諾不虛語  踄跋來訪不算奇

    真天道  醒群迷  訪有份  有根基

    不怕大魔與大考  不管三七二十一

    真考降  如刷洗  考掉之者真可惜

    九玄祖  痛冥寂  哭蒼天  叫皇地

    大聲大嚷無人理  爾說可惜不可惜

    真天道  先天秘  非時不能降大地

    得聞者  有根基  既得道  要明理

    為何不惺還要迷  連累九祖淵深墜

    我也替他傷悲啼  道不可  不明理

    因何降  因何立  不有大劫道難降

    大道普降應三期  道救劫  修在已

    不向前  不努力  三災八難憑何脫

    無有大功要誠意  心要誠  功要立

    內外並行修身體  到時必能遂心意

    俯不怍  仰不愧  大公心  對人已

    行遍天下無人阻  大劫豈敢將身欺

    欲成人  先正已  後治國  次齊家

    遵守中字無偏倚  側耳遙聞五更擊

    五更晨鐘聲聲連  驚醒夢中復可眠

    天清地泰東光現  不覺白日到三竿

 

    五更裏  到今天  雞唱畢  萬事安

    大千世界聖明現  泰和氣象現陽天

    士苦讀  農耕田  工服務  商貨廉

    各務各本和氣象  無形國泰民亦安

    雨又調  風又順  無阻惱  無燥煩

    皆守本末禮義廉  五倫俱備八德全

    無毀譽  無謗言  皆守道  遵理前

    不敢違犯父母命  晨昏定省畫夜安

    路不拾  夜不關  犬不吠  雞不言

    四海昇平天下現  海不揚波真聖賢

    麟現野  鳳凰現  河又清  海又晏

    和氣靄靄祥瑞現  普天匝地盡聖賢

    同種耕  又讓畔  出與入  皆自謙

    揖讓而升仁風遍  自改堯天舜日年  噯呀

    到天明  金鳥現  快換衣服下塵凡

    夜晚間  路萬千  早晨兒  擔子擔

    快去出門找事幹  免得晚上無飯餐

    一夜間  長思嘆  只因原子失本源

    脫苦海  有法船  何不登岸返家園

    收金筆  不再言  辭

天駕返瑤天  明日早  我再言

    一篇一篇無有完  我不批  大眾送

    大眾送祖返西天    哈哈  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閏三月三十日

   

    共駕慈航殘靈渡  大家宣佈  大聲疾呼

    披星載月忙碌碌  休雨櫛風  忘卻倦苦

    設立佛堂集賢士  大眾織組  大家扶助

    但等時至龍華赴  共同皈體  共返瑤都  我乃

  儒童教主  奉

諭  來批書  落下雲頭  進堂趨步  整理衣冠  參謁

皇 各要肅靜  不可嚷呼  平心靜氣  聽祖訓錄  斯時世界

    人心不古  推倒倫常  忘了父母  不明孝道  糊糊塗塗

    不曉三省  不明四勿  真道失傳  人心難復  宗教禮義

    常作虛浮  拜佛燒香  不用不顧  豈肯應你  無知愚夫

    人心險詐  世道喪枯  交朋敬友  如同手足  如在馬上

    拍尾而呼  下馬之時  各自分途  如今之人  喜親厭故

    大道發現  午盡未初  普傳塵世  喚醒迷途  得明真理

    識透覺路  大道光明  無擋無阻  閑言少敘  再接筆錄  哈哈

 

    真天道本應於午盡未初  只因為眾原子迷入歧途

    貪聲色與貨利永不心足  食無厭取不盡功名貴富

    夜暗間心中楊千條萬路  心中想手去作強權匹孤

    千般算萬般算不如一算  心奸詐肉算盤打的清楚

    人在世循環轉終有一死  三寸斷無常到再判贏輸

    有本領有能力閻君運動  永不生永不死方能心足

    豈不知有昭彰皇天發怒  豈能留惡孽子魚目混珠

    家中存萬貫富難免死故  赤空手見閻羅孽鏡看出

    到那時才知道心中愧負  陰曹律按刑究何能脫出

    到那時悔恨生良心發現  想起了行為事良言說出

    悔不該在陽世不孝父母  又不該聽婦言分散手足

    更不該對朋友失其信義  更不該作非理損人已圖

    更不該人有喜我生嫉妒  又不該人有禍趁我意足

    更不該恃勢力爭強各處  更不該在人間欺侮寡孤

    更不該在人間驕貧諂富  悔不過前生過真乃愚夫

    到不如在前生凌雲抱負  作一個七尺軀堂堂丈夫

    勸世人心要存耐勞負苦  女織紡男耕種務守本如

    儒士子在南學必要苦讀  如負薪如掛角苦讀詩書

    古聖賢忘寢食懸樑刺股  惜光陰棄黃金方稱丈夫

    為農者要勤儉不辭勞苦  子孫愚必須要讀誦經書

    工商等必須要實心對顧  必須要仿子貢再效陶朱

    人雖窮心不愧志向要固  能窮死無濫意也是丈夫

    現今世人心壞天心難復  不有那天道整難破迷途

    得天道謹保守樂天知命  把功名與富貴一斷兩無

    一簞食一瓢飲陋巷居處  能存身就可以心滿意足

    存恤老與憐貧好生心注  有銀錢多與那鰥寡孤獨

    收機管不多批辭過

天   下午壇再指示玄訓妙書  哈哈退

 

    劫煞降塵囂  天災人禍  生靈塗炭遭嚎啕  有志早立

    都訪明師點竅  諸生速努力  抱祖腳

    惕夕乾朝  廢寢忘食  克己復禮修天道  樂天知命

    性柔不煩為燥  一切荊棘事  全忘了  我乃

  白衣元道  奉

諭  來臨壇漕  參叩

皇   再批玄妙  哈哈

    自鴻濛開闢以來  十佛定造  各爭前後  全願早了  我

    七兄長早已應運  歸天旨繳  剩我三陽  應於後道

    大哥先到  二哥走了  剩下我笨祖  又不能跑 

只可以回天

前告

皇 慈悲大發  命我師徒下凡囂  接續道統  辦理末後一著

    早回返之佛  全下天曹  同助笨祖  整理三曹 

愚人厚福

皇 序昭  說著說著  我又瘋了  哈哈

 

    三期末年  大辦收圓  群仙大會  集在中原 

笨祖本領  掀地蓋天 咳嗽一聲  驚動群仙 

大吼一聲  貫滿三千  高山雲峰  一手能搬

    五湖四海  一口喝乾  落足沾地  伸手托天 

摘星移斗  日月倒懸 掃盡煞氣  浩氣沖天 

大千世界  說定就定  不是笨祖  來說大言

    爾若不信  那就算完  我又醒了  要批訓篇  哈哈

 

    時三期天降道普渡殘靈  有緣份來上岸快登法船

    世風敗人心奸三八普降  水火風刀兵起亂地昏天

    日不明月無光猶如陰洞  黑漆漆四十九無地無天

    最可怕惡孽子蜂窩惹起  又可怕五魔首掃蕩中原

    東與西南與北劫煞齊現  人人喊個個叫動地驚天

    最可嘆素日裡心無片善  到此時遇大劫悔亦枉然

    還不如早回頭早登道岸  修大功並大果位證品蓮

    為什麼脫不過三災八難  六萬年冤孽債誰欠誰還

    到那時鬼門關大開大放  放出來冤孽鬼遍滿大千

    無晨夕無畫夜罡風普遍  又飛沙又走石颳走泰山

    水與火天下遍無處不見  或者大或者小不能一般

    先遭小後遭大全要遭遍  冤孽債還完了厭地厭天

    更有那修道客出頭露面  行一步走一步步步安然

    辦大事辦小事事事順便  那才叫受盡苦苦盡甜來

    功果大功果小皆能如願  由後天返先天自在安然

    此時間還須要萬芝無倦  立大志修大果希聖希賢

    收機筆三才息不批收管  辭

駕  後再批  返回瑤天  哈哈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初二日

   

    大道宇宙貫徹  兩儀四象包羅 

龍馬負圖書河洛  方曉先天真諾

    無極先天真理  動靜二字分撥 

天性人心染利貨  何能現出天德

    令至三期末劫  金木水火制剋 

狂風驟雨燃真火  誰人能以得脫

    道劫應世下降  天序昭彰判簿 

善惡分途分清濁  非時不能明白

              吾乃

  金公古佛  奉

旨  臨壇批說  參叩

皇   大眾氣和

    祖今至此  又成瘋魔  顛顛倒倒  飛乩批冊 

奉命倒裝 下凡挨餓  早晨不吃  晚間不喝 

雖借凡體  金仙大羅 無處不去  各處奔波 

風塵勞碌  只辦世末  事事皆奇 人未見過 

說東往東  不敢西作  冬天種地  夏天閑坐

    茅廬獨守  逍遙快樂  熱水澆花  得結美果 

雪水烹茶 不用煙火  亞島蓬萊  詩歌古調 

君子無時  忍耐不錯 得玄之者  分判清濁 

渭水河前  來訪範模  大圭可見 大事定奪 

不用參禪  不用打坐  本來面目  淡淡如梭

    能藏於身  能放六合  吉人天相  共念彌陀 

白馬發現 大道無魔  光明發出  無有阻隔 

無有荊棘  一步一樂 明月發現  浮雲退縮 

騰起祥雲  迅步如梭  萬法可得 金丹仙果 

瑤漿瓊餐  快樂如何  我的貪心  比爾還多

    不是瘋魔  誰是瘋魔  回想當年  兩淚穿梭 

杯水車薪 受盡凍餓  一世一世  勞苦多多 

末後一世  逍遙快樂 憶昔當年  主義拿錯 

品行敦厚  永笑哈哈  不懂發愁 濟世心婆 

誰想三期  末世難測  人心不古  難化孽惡

    垂掉雙淚  手忙足破  慌了我心  方將急著 

心腹之事 暫且少說  再批修道  結果如何

 

    修天道  受磨難  天降大考驗心田

    有志者  永不變  不明之者墜深淵

    今修道  比古賢  如此看來還不難

    不打坐  不參禪  不用出家入深山

    夫妻同  雙堂前  半聖半凡修真詮

    聖凡半  顧後先  正已成人處處宣

    德不孤  行大千  處處皆有皇胎原

    少有富  多貧寒  自下而上渡靈殘

    先貧乞  後宦官  不渡無緣渡有緣

    有緣者  得真玄  得之容易修之難

    心服膺  手拳拳  藏的緊來包的嚴

    立大事  沖雲漢  何怕魔考將身纏

    想泗水  印尼山  週遊列國天下傳

    過陳蔡  受苦難  絕糧七日耐心寒

    過宋衛  又遇難  受下削跡與伐檀

    苦難盡  令人寒  不由笨祖淚下漣

    有天命  遭強權  公理無有沖心田

    此天道  不可言  洩露天機招罪愆

    努力修  猛勇辦  耐心忍性度殘年

    二六時  暗訪原  皇 豈負有志男

    有志者  三天辦  永助為祖辦收圓

    此良辰  加功幹  忙裡偷閒為大善

    受千勞  不言倦  為祖心中盡曉全

    又能屈  又能伸  丈夫之志沖雲漢

    凌雲志  乾坤貫  感天敬地真心田

    驅而納  罟獲陷  深耕易耨壯暇觀

    真天道  忽隱顯  隱顯之中有細言

    又為何  降考驗  要分善惡與愚賢

    抱定志  固心田  朝聞夕死要知全

    奇才士  永占先  辦理天事靜聽天

    聽天命  按理辦  遵守中庸不倚偏

    大無畏  不怒遷  齊莊中正砥柱男

    真道路  有近遠  崎嶇平坦不一般

    把名利  一刀斷  削去荊棘作賢男

    無人相  無我顏  喜怒哀樂同曉全

    無喜怒  無歡顏  大智若愚中和全

    收機管  不再言  辭

天駕返瑤天           哈哈  退

 

    今世已交末三春  水火刀兵齊降臨

    生靈塗炭遭沉淪  苦難云

    何不回頭將道尋  天道真理遍凡塵

    天地惟有道獨尊  劫煞眉睫眼前臨

    快回心          都訪明師點玄門

 

    我乃

  無線痴人  奉

諭  來臨佛宸  進堂趨步  曲背躬身 

參謁已畢  批示妙文

    提起瓊筆  書其玄音  時今不正  春秋難分 

四時顛倒 感化人心  誰想那    寸枕如鐵 

其疑不惑  費盡舌唇 苦口良言  難把迷人醒 

三災八難  眼前就來臨

 

    素日裡心無片善  大劫到如何藏身 

人在世為善最樂 此時修能蔭子孫 

無知輩只貪名利  與後輩積下冤塵

    至三期三八了債  天降道挽救善人 

早回心名利看破 聲色貨盡是浮雲 

風波起隨風而去  種下福世世永存

    末劫年天時不正  時顛倒春秋難分 

嘆四季滄桑永變 六道輪來往環循

    春風解凍驚蟄蟲  冬至陽生草木驚

    滄海桑田時多變  日月穿梭不留停

    新春至  陽氣升  鴻雁南來放悲聲

    一番死  一番生  昆蟲百鳥隨而生

    最可嘆  初鴻濛  混沌未判妙含凝

    無極動  太極生  一靜一動天地成

    天與地  陰陽成  陰陽交泰萬物生

    氤氳氣  玄妙真  五五交合妙含凝

    子開天  丑地成  降九六寅會生

    三山坡  別親生  好好治世去投東

    勿忘本  昧心情  仁義禮智存心中

    老皇   告叮嚀  如何違背 訓情

    至三期  全回程  先天大道叫爾逢

    尊師辦  重道行  認祖歸根面無生

    誰想那  痴心生  貪戀假景本性矇

    迷本性  失故宗  流連忘返不回程

    馨香豔氣桃李爭  金馬玉堂振家聲

    豔冶陽天花鳥語  柳絮楊媚氣象更

 

    又提筆批示那世道人情  世風敗人心詐難挽古風

    有人面用人心方為正理  決不可人面獸喪盡倫情

    不明孝不明悌何為子弟  重貲財薄父母忘本喪命

    父母生與培養並非容易  天德高地恩厚日月昃盈

    縱有那丈夫志難以報答  何況爾造惡孽無法亂行

    木之本水之源不可忘卻  為人子不行孝違反天命

    獲罪天無所禱聖篇註定  讀詩書要明理不可愚矇

    效先賢作模範耐勞受倦  切不可隨自行無法無天

 

    夏氣清和風正清  芍牡爭放吐秀凌

    新風乍拂迎面撲  幽幽雅雅雨濃濃

    春風過  夏氣炎  人無精神日夜眠

    儒士子  坐燈前  煩煩惱惱心不專

    錯光陰  過荏苒  不用苦心焉學賢

    半途癈  作半殘  士農工商體不全

    家雖有  銀萬貫  身上不帶一條線

    手扶籃  肩負擔  可怕中途破家產

    費不曉  積之難  隨風而成惡習慣

    祖遺業  全費完  祖積家業苦難言

    起五更  睡半眠  東奔西馳勞心田

    不知積  多少年  積少成多堆如山

    誰又想  不流連  後生惡孽一旦完

    為長者  在陰間  無人祭祀無人管

    為長者  痛心田  不該生下造孽男

    這也是  自己緣  為何不訓在堂前

    又批了  這一篇  拉拉扯扯接後段

    薰風炎炎至伏天  柳梢頭上鳴金蟬

    山高路遠難逢路  林業絮絮圍滿山

 

    提機管再批示九六皇原  為什麼迷本性一去不返

    無極宮哭壞了無皇聖   只哭得眾原子畫夜不安

    只哭得眾原子心中哽咽  只哭得眾原子膽戰心寒

    非是哭眾原子不回不返  只因為元會至要收地天

    至三期分善惡道劫並降  只有那善者升惡者墜淵

    非到那三期會真機不現  真天道只訪的有份有緣

    各處裡施宣化垂下金線  渭水河訪良賢不用苦言

    是搭幫助道者不捨心願  非是那原佛子口破也難

    或有那多言勸一時上岸  只有緣無有份也是枉然

    得天道必須要細心參善  時窮理時盡性智慧光圓

    今得聞先天秘真玄沾點  定然是陰功大根基非凡

    得天道萬不可不了誓願  停機筆稍休息再為批宣

                                  哈哈  止

 

    暑末風清至秋初  古歌圍棋觀月湖

    懶漢裁衣遮寒日  陰過難再逢中伏

    提金筆  批訓書  有緣有份細心悟

    辦大道  勿略忽  急緊向前奔鵬途

    前途遠  無擋陰  光明大路通瑤都

    大眾等  齊心努  猛勇前進立功夫

    或渡人  或化眾  成立佛堂集賢儒

    廣招集  有志儒  辦理大事助笨祖

    辦收圓  應末初  白馬東來見何如

    改天盤  換地圖  遷山移海整象圖

    聖道興  綱倫復  海不揚波聖人出

    善與惡  要分途  上清下濁貫今古

    古風現  人心復  各個回頭學丈夫

    批至此  又重書  再續後段醒迷書

    重九登高望姑蘇  雁過衛陽返故途

    秋風颳起思人意  殘花普落枝葉枯

 

    又提筆批道義因何復出  只因為三期會遍滿東都

    三期劫神鬼懼神人遭入  不得聞真天道難脫未初

    天現瑞麟鳳落重明重現  佛原子失卻本求末返途

    重刪書重定禮化行俗美  遍仁風挽淳古舜現堯出

    維皇恩降鍾毓復遇東土  眾原子得大道共返瑤都

    應三期三八降天道劫救  道應運而普傳非時難出

    天降道拯救那良善賢子  作孽輩焉能曉大道來如

    得真道非容易皆有世夙  無夙恒難以聞至善本如

    三教人皆是那此竅出入  轉玉衡再批示地理天圖

 

    山清水秀晚霞煙  獨撐小舟順風帆

    遙聞古寺磬鐘響  聲聲悠揚難下船

    提金筆  批良賢  有緣有份志要堅

    切不可  半途完  忽作忽輟押陰山

    萬萬劫  難身翻  悔之不盡恨已田

    嘆自己  好無緣  不該得道不向前

    不參悟  不究研  每日奔忙物慾貪

    大劫至  將身纏  想逃想脫也是難

    修大道  在心虔  假意虛心名利貪

    除虛偽  實心田  不奸不詐篤行言

    要慎思  要明辨  篤而行之細心參

    參妙理  悟真玄  一旦豁然貫通焉

    窮物理  盡性田  識透妙理作小仙

    伴仙儔  列仙班  天性朗朗貫坤乾

    隨自性  收發源  杳杳冥冥妙難言

    真天道  妙無邊  修者切要仔細參

    批至此  又一段  瓊筆不停續後篇

    冬至一陽來發現  洒洒陀陀現金圈

    五轉出入玄門闢  勝過童子賀新年

 

    提金筆再批示有份有緣  有緣份得大道永存胸前

    不畏勞不懼苦不怕磨難  更有那凌雲志掛在胸前

    辦大事用大才方為合體  奸滑輩行為事蠅繩一般

    小人輩儘做些行險徼倖  奇才士辦大事揭地掀天

    並非是為祖無奉承爾等  只要是心抱定准得明全

    九六子得天道有為若是  有志者事竟成無倚無偏

    共齊心要齊力天事永辦  能忍心能耐性苦辦幾年

    又盡忠又盡孝又了誓願  功果滿乘雲船共赴桃蟠

    龍華會考功果鰲頭獨占  天榜上留美名萬古流傳

    享不盡真清福方趁心願  位九五列仙班共證品蓮

    三天事至此時方算完善  隨笨祖在天墀大過新年

    批至此不多言辭駕回返  辭

駕  步凌雲  返回瑤天                哈哈  退

 

    紅日落西山  月現東園  臨壇時交初更天 

借此飛乩作樞杻 透出妙玄 

    三災與八難  普降大千  落花流水傷孽殘 

為人不聽我佛言 真乃愚頑 

                            我本

  布袋羅漢  奉

諭  又臨法壇  進得堂中  趨步壇前 

參謁已畢  批示妙言

    高臥白雲彩蓮    霞光萬道貫牛天

    布袋兒掛身邊    出必告  至 前

    皇 命我來此壇  與爾眾言妙談玄

    大肚腆祥雲片片  又只見明月高懸

    此月兒尚缺其半  不至望不能週圓

    又只見星斗燦爛  佈滿天盤

    觀不盡氣天夜景  提玉衡接批訓言

    現已至  末劫年  三陽開泰白陽天

    白陽祖  大肚漢  不狡滑  不藏奸

    呆生有厚福      話不虛言

    任憑你手遮日月  詭計多端

    不出我笨祖手掌  五行山前

    不是我來誇海口  爾不信必有顯然

    閑談語暫且少敘  多批示金石玉言

 

    提玉衡祖批告有志良賢  趁此際道未顯快立功圓

    彼一時此一時滄桑更變  早修功早立果早返故園

    三元會甲子開乾坤同定  摘辰星移牛斗改換天盤

    孟津地大會臨萬仙齊聚  雲雷響震開了戊已中原

    未來祖雖蠢笨果有手段  萬仙陳出露面顯顯威嚴

    不管他左旁門邪法發現  有道是邪懼正理之當然

    未來祖只有那心經來念  驚動了天兵將護法身前

    就算他左旁門普天下遍  還不夠未來祖顯化威嚴

    布袋子可能裝億千億萬  連布袋一齊押陰山淵潭呀!

    我笨祖又來此瘋迷顛倒  頭一句腳一句滿口亂言

    豈不知一言出駟馬難追  有道是過則改再不瘋顛

    我也是連受了瘋僧傳染  又誰知修道人慎行謹言

    下次改我謹慎決不再犯  轉妙筆再批示修道之難

    問修道有何難聽我來告  只要是能屈伸負苦勞煩

    每日裏存三省四勿要辨  不妄動不妄作口不妄言

    無倚心無偏意和中至善  知其本守其末仁德當先

    改前非悔前過一刀兩斷  尊師辦重道行知命樂天

    十六法心常存危微二念  人心危道心微允執厥中

    守心猿拴意馬洗心滌慮  將放心求回來便是神仙

    說不盡修道人千難萬倦  只可以存三四效法先賢

    批至此收金管不再多闡  辭

駕  別眾等返轉瑤天                哈哈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初三日

   

    今時已交末三期  劫煞遍匝地

    雖存婆心世濟   也難以破天機

    貪痴輩重迷愚   真可惜

    速聽我語  早改心頭  免悔不及  我本

  路祖中一  奉

諭  來臨壇席  進佛樓  躬身作揖 

參謁已畢  指示玄機

    末劫年  應三期  六月穿寒衣  白雪遍地不算奇

    總有那  冬不冷來  天火烤的  飛沙走石罡風起

    颳走東山西山移

 

    小草茅盧懸明帝  無極燈前破天機

    不遭三災並八難  不受凍餒與寒飢

    惡者自有惡者報  善虧天補更相宜

    任憑你  千萬計  難以脫過末三期

    有緣得聞先天秘  不受苦來還甜呢

    人存性  耐心意  苦盡甜來更稀奇

    樂不盡  諸愚迷  誰傻誰痴自心知

    已不欲  已要欲  不施於人不歡喜

    要克己  復於禮  天下歸仁全在已

    要成人  須正已  已欲立而人亦立

    已欲達  人洞悉  學而知  本性迷

    為人必須行人理  不然與畜難分移

    大丈夫  七尺軀  堂堂志氣稟浩氣

    能耐勞  苦心意  能屈能伸大賢器

    再轉筆  良言續  修道之人要誠意

    掃氣稟  格物慾  知止定靜窮性理

    韻要改  更詞句  玄機玉衡不停筆

 

    提起來三天事又愁又煩  只因為初原子昧住心田

    戀苦海貪物慾迷戀假景  並不曉本來路闕里故園

    現已至末三期三八東現  不認祖歸本根萬劫難還

    白陽世天盤轉笨祖應運  是皇 原佛子快快向前

    同扶助為祖我收圓來辦  九六子齊上岸共返理天

    三元會開科選大志大愿  有志者得能以清洪雙全

    無志人也難以流連此會  有大功有大果不負心田

    再思想當年際受苦受難  到此時到成了大羅金仙

    享不盡受不盡真福真祿  自在樂逍遙景勝過凡間

    仙佛界焉能比凡間一樣  永不生永不死綿綿延延

    此時間不修那大功大善  到那時也不能自在安然

    此時際必須要各處化勸  活潑潑辦凡聖忙裡偷閒

    立善功修大果堂前盡孝  洪誓願箴言語才算了完

    素日裏抱道行永存心念  忽去作忽又輟必遭魔纏

    豈不知真天道真心修煉  求則得捨則失大道先天

    己身中夙根大切要明善  不可以自暴棄負了先天

    借假身修真性榮光億萬  數年苦萬世樂良辰佳緣

    切不可得天道不修不悟  得不修豈不是枉費心田

    有為祖叮嚀語不再下告  止機管辭

駕  返回瑤天                    哈哈  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初六日

   

    大道奧妙隱而費  純為至尊至貴  得聞必須謹保守

    守本要求末  不可半途廢

    三期末劫神鬼畏  惡孽苦遭傷悲  水火刀兵眼前至

    大夢黃粱醒  休在南柯睡  我本

  爾祖彌勒  奉

諭 

    駕離佛幃  參謁已畢  再垂慈惠  三期末世 

人心妄為 煞氣茫茫  日月不輝  愁雲四起 

魔王齊備  敕令傳下 各顯威嚴  青面紅髮 

咬牙切齒  掃蕩象地  收殺惡輩 留善除惡 

綱倫重培  重整乾坤  重立社稷  章章有序

    條條有規  昭昭穆穆  謹守毋違  我再轉筆 

再批幾句             哈哈

 

    大道理應三期普降末年  整綱常復人倫另改格盤

    道不明暗拔選賢良志士  備將來作棟樑砥柱良賢

    不存偏不存倚永存中念  執兩端用中理合地合天

    昔失本今求末有終有始  切不可半途廢墜落陰山

    自己身緣分厚不可辜負  天所覆地所載恩重如山

    敬天地禮神明堂前侍奉  切不可失人倫無法無天

    為人子將孝字永存心念  大孝心能感動諸佛諸仙

    管叫你遇難祥逢凶吉化  諸多便事事順隨遇而安

    切不可得天道前過不改  不遵規不守律定遭傷殘

    非是祖說此話怕爾不善  只要是猛勇進事事皆安

    今日裡有佛事不再多闡  收機管  辭

駕  返轉瑤天                      哈哈  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十四日

   

    三八劫煞應末年  刷去塵凡  刷去惡孽

    道應劫運拯信善  廣招有緣  廣濟良賢

    真道由下而上傳  莫知其隱  何知其顯

    悠久無疆浩蕩遠  博厚配地  高明配天  我本

  金公  法號十佛天元  奉

諭  前來臨壇  參謁已畢  再為閒談  哈哈

    閒談莫論人非  誠哉是言  爾等守真道  和氣一團

    能忍能耐  如愚似憨  能消我之魔考  能去他之謗言

    逢虧要吃  便宜勿沾 

天時不久金雞現  對合同無影山前

    三陽開泰  改換格盤 

各個要出頭露面  那方知苦盡來甜

    不受苦 焉曉甜意  真富貴萬八香煙 

仙佛世界四千年 無有奸黨  無有惡孽 

享不盡洪福齊天

    大同世界  人人存公念  無有私意與倚偏

    意不誠 爾必誠矣  心難正 爾亦無偏

    家難齊 聿修厥德  國能治 天下民安

    路不拾遺  夜不戶關 

河清海晏兆天下  民豐物阜太平年

    為祖說一段  轉筆再批言  哈哈

 

    真天道整人倫大千普遍  父講慈子講孝君臣分班

    士與農工與商各服其職  聖與凡各存半活潑透天

    輝陀陀光洒洒鍾靈毓現  真禪機先天秘普降東園

    老皇 開宏恩垂下玉線  訪有份釣良賢共辦收圓

    立飛乩施顯化各處化勸  原佛子齊上岸共代天傳

    天不言借人言小子何述  或有志或賢士君子亦然

    真天道開普渡還又暗訪  有賢能奇才士辦理三天

    例如那無知輩焉辦大事  只叫他顧自己還不能全

    為祖我所說的實言實語  並無有虛偽話來哄良賢

    收回來紫金管不再多示  辭

駕  別賢眾返轉瑤天              哈哈  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十六日

   

    頭載破僧帽  身披破僧衣

    週身無整處  破鞋更難提

    說我瘋我即瘋  說我迷我就迷

    手執破扇各處去  見了原人我就濟

    人稱我活佛號語  我的外號人人喜  我乃

  南屏道濟  隨

  祖駕  來會賢契

 

    盤古時代無人煙  伏義一畫開先天

    舟車衣冠文化進  有巢燧人傳軒轅

    大道開化數千年  今至三期重立盤

    九經八書留後世  綱倫復起天下安  我本

  金公  奉

諭來壇  參謁

聖駕

    執筆批玄  洒陀現象  活潑萬般  生化剋制 

隨機而變 玲瓏透體  明月高懸  聽之難聞 

恍惚難見  杳杳冥冥 有口難言  先天之性 

無為一團  一動一靜  只在一念 天心發現 

一塵不染  野鳥出籠  逃出苦圈  先天高明

    大德同參  轉筆再批  月令歌言  哈哈

 

    可用溫良恭儉讓  忠孝義寬信敏惠  以此十二字作韻

    玄機不停  我接批評  哈哈

 

    正月裏  是新春  一元初復始  萬象又更新

    爆竹一聲除舊歲  老男少女走里鄰

    牛本忘原真可惜  不知何日得回心

    三期劫  水火臨  天災人禍誰止云

    布袋臨邇  急早回心

    大道一理貫古今  能脫三災超苦輪

    一頭銀  一頭金  家富難脫老閻君

    手托銀子難買命  更難帶走半分文

    此是實話        非是虛云    哈哈

 

    二月裏  是春光  惠風和暢際  化日又舒長

    幽幽雅雅泰和象  可惜不延長  光陰至貴  不可猝倉

    時機不可負  勿錯佳期光  惟有修道更不可忘

    子午卯酉  返照迴光  窮理盡性  浩氣雲光

    曾省顏四勿  切要作領綱 

希聖希賢  誠哉無妄  哈哈 希聖希賢  誠哉無妄

 

    三月裏  桃花紅  風來花鳥笑  豔冶陽凌空

    可惜一片泰和景  難以永停留

    今夕過去明朝至  滄海桑田幾變更

    又想起  初鴻濛  至今開闢六萬冬

    九六子  昧心情  流連忘返死而生

    有遭劫  有行功  善者寡少惡者眾

    善者守古禮  惡者亂橫行  打倒倫常  不敬不恭

    仁風盡撲滅  世界遍頹風  善者受惡侮  惡輩樂融融

    不怕天責罰  亦無有報應  善者心不固  隨潮而流行

    但等時至  惡貫滿盈

 

    四月裏  柳煙含  大地春光景  可惜一旦完

    春光過去至夏天  可知此時到何年

    三期會  辦三元  重開甲子重立天

    麟現野  鳳鳴山  繼往開來續心傳

    刪書訂禮綱常備  金石絲竹贊育參

    泰和氣象舒清景  光天化日堯舜年

    幽幽雅雅  洪福齊天  享之不盡  樂地樂天  哈哈

    三才稍息  再為續傳

 

    五月裏  至端陽  深山去採藥  以備濟人方

    可惜人心貪無妄  草藥難以挽心腸

    想回心  無難方  有恒志  浩氣堂

    遵理行事勿蕩狂  共仰靈山大法王

    仰俯不愧  取之禮當  生財有道  取之無妄

    無學無術漢火光  學而時習參化藏

    生而知之能有幾  必須學而存心腸

    一化十之十化百  愚歸智  柔必剛

    大道玄妙人莫測  洗心滌慮自明祥

 

    六月裏  起薰風  時至暑中伏  炎氣如為蒸

    天火焦焦人難抵  叢林之內將涼乘

    天氣熱  也難情  天氣冷  垂凋零

    冷熱不好受  爾說多難情  立功證佛果  極樂永世清

    冬暖夏不炎  無有不順情  佛國與紅塵  那重那個輕

    為人不立志  神佛無法行  真心感天地  實誠無奸情

    本來一點真  不點難以明  明師施一點  跳出苦牢籠

    有緣上岸  無緣遭凶

 

    七月裏  牛女交  天河難以過  百鵲作渡橋

    此語也能留後世  那個見了那個笑

    更有那          貪痴之子戀情交

    不曉倫常禮  心中如海潮  隨時波浪生  斧劍與槍刀

    循環與報應  不差半分毫  一家有善惡  有遭有不遭

    不欠他不要  欠他他不饒  了卻冤孽債  大千現五老

    無亂不顯治  無亂善顯效  真理明明    比大用小

    哈哈        比大用小

 

    八月裏  中秋季  秋風徐面來  警醒迷人夢

    何不回頭將志立  大千世界刷洗齊

    去污穢  至寞寂  人心無私大公意

    國風雅頌貫華夷  無擋阻  無崎嶇

    平坦大道不偏倚  得聞者  有根基

    有始有終不可離  無貪心  無私慾

    無有太過無不及  和而中  惟精一

    危微心傳當自立  不用誦經  只參禪理  哈哈

    只參禪理

 

    九月裏  重陽天  大地男女等  各個登高山

    高山遠望觀世界  看看世界到何年

    提起來  心膽寒  天連火來火連天

    萬物焚  人何安  還不登上大法船

    共皈體  返家園  不受苦來不受艱

    凡塵世  理循環  或治或亂不一般

    智者明  愚者憨  古今各事用心參

    是此理  無二般  一心抱道立功圓

    鬧裏取靜  忙裡偷閒  哈哈  忙裡偷閒

 

    十月裏  冬臨近  枯葉片片落  雲空少飛禽

    秋氣冬來冷氣臨  家家戶戶裁衣人

    又想起  萬仙陣  不走東門走西門

    師徒等  樂吟吟  萬旁道  人人昏

    不知東南與西北  自己不認自己人

    可笑我人  話難出唇  哈哈  可笑我人  話難出唇

 

    十一月  大雪臨  銀花分六異  可惜耕種人

    只盼來歲豐年樂  那曉天時不遂心

    冬不冷  春不溫  四時顛倒難耕耘

    民飢饉  口無餐  途中餓殍真憐人

    看起來  早回心  早證佛果早超塵

    免去苦厄  脫去輪迴  哈哈  脫去輪迴

 

    十二月  年終歲  人人心不惺  各個夢裏睡

    全不曉天地無位  人倫失  綱常墜

    何時能復返  三期見頭尾  天道挽人心  至尊而且貴

    不可輕輕視  忽作忽不為  天人合一力  掃儘惡孽賊

    真心實意  洪願毋違 

智仁勇進  大德可配  悠久無疆 聖道巍巍 

大哉天道  三期重垂  收筆止機  辭駕壇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十七日

   

    櫛風沐雨走風塵  臥薪嘗膽苦衷忱

    涉水跋山不言倦  謹言敦倫慎思存

    高山流水獨彈琴  堪許徒眾得知音

    三極妙道應劫運  天下莫不尊其親

  元道真人  奉

諭  來臨佛宸  參謁

聖駕  再言妙文  哈哈

 

    玄機玉衡書妙文  大眾洗耳切聽真

    齊明盛服遍天下  仙佛世界四季春

    七十二來三十六  得道之人能辨真

    萬旁四起天下遍  聖脈茫茫又隱沉

    神之格思不可度  矧可射思問本云

    不述不明不知曉  真理不點更難尋

    皆在自己細追問  木本水源理之真

    凡物各具一字理  見物能澈其本真

    天地不離無極理  德輶如毛毛有倫

    上天之載無聲臭  視之不見聽難聞

    賦與人者謂之性  萬物之靈如北辰

    一身之主即此性  不在身外不在身

    道心人心血心意  人心惟危道微純

    只在人心一錯念  蔽住道心失真人

    若失本真何求末  失本求末未能尋

    率性中天不離體  克己復禮行用人

    成已成人天下化  大同世界古風齊

    齊家治國平天下  皆在自己正心身

    大公無私天下遍  無有狡滑無奸人

    君敬臣忠聖明現  父慈子孝整五倫

    愚人當有愚人貌  賢人當作賢人身

    尼山夫子廿篇註  古民三疾辨明真

    古狂心肆今狂蕩  古矜廉禮今戾忿  哈哈

    古之愚人直心意  今之愚也詐侮人

    不以大道人心挽  世道難以化古淳

    一而十之已百之  人十能之已千之

    大道無涯難限制  只有此心與此人

    集乎一人焉能辦  搭幫助道人與神

    神人合一大同化  宣佈奧理化有因

    飛乩闡教施顯化  諸佛臨壇批訓文

    有根基者皆來訪  無比無份枉費心

    不用跋山與涉水  道找人來容易尋

    真道即是三教理  何敗葉枯藕獨存

    大道根本無極理  一以貫之古及今

    儒釋道教皆泯滅  失去真理焉為尊

    三期末劫天道降  三教合一收萬門

    千佛萬祖天道助  行至一處一處尊

    普遍天下至尊貴  只怕無緣難以聞

    或借飛乩或借竅  種種顯化無定云

    道應劫運而下降  只救水火刀兵臨

    自首勤心思自過  行功立德化原人

    或立佛堂或人力  辦理三天有夙根

    誠心自有仙佛佑  忙裡偷閒渡化人

    士農工商各服職  半聖半凡即修身

    活活潑潑無固定  合理即是合中文

    只怕得道不修煉  不參不悟不存心

    七情六慾貪無厭  大劫臨邇何逃身  咳

    天時急緊眼前至  大地殘靈還昧心

    一愁收圓眼前至  二愁迷人不回心

    三愁得道不修煉  四愁半信半疑心

    五愁得道無堅志  六愁半途殘廢人

    七愁誠心無功果  八愁誠心受苦臨

    九愁原子不上岸  十愁風順船難尋

    金鐘一響慈航動  悔恨自己墜淪沉

    縱然後悔已無用  不如此時我用心

    愁來愁去垂悲淚  一片苦心對誰云

    拋去機管不多示  辭

  步登五彩雲            哈哈  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十八日

   

    先天大道至貴尊  歷劫不朽永長存

    明靈一點通三界  希聖希賢希仙真

    古道今傳應末運  有緣有份皆得聞

    不受明師真指點  萬劫難以超苦沉  我本

  紫衣真人  隨

  祖駕  來會諸真  哈哈  止

 

    金雞三唱大道明  梯山越海  涉水登程

    不招而至望高風  尋訪真道  尋覓正宗

    大道無疆又無窮  天地同參  日月同明

    垂書批訓費折衷  闡明大道  付與丹青  我本

  爾祖金公  奉

諭  來臨法庭  參謁已畢  執機批評  哈哈

 

    道應劫之運  劫本人造成

    人成人破人擔承  昭彰不移定清明

    稍為休息  再上法庭  止

    金鳥西騰  暑氣薰風  人心不靜  難以批評

    必要調氣和神  可達良知良能

    信香通稟  復提玉衡  說起來大道  令人贊稱

    先天一點靈性  聖凡不減不增 

修心養性  精一執中 欲修道而誠意  誠其意感而通  仙佛之妙理  聖賢之性靈

    性必要儘  理更要窮  悟守先天一竅  三五氣運成形

    先天真理  至微至精  人之本性  至虛至靈

    外功體天行道  內則正己心情  牢拴意馬  鎖住猿情

    不偏不倚  獨守其中  參天地之化育  修大德之明明

    至誠無息  定靜曉明  先天之靜  如水澄清

    天性之朗  如鏡之明  不以善德培養  只恃金丹難成

    我再轉筆  更詞還情     哈哈

 

    人得道不加修枉費心情  大道理不可離時時遵行

    一忙中抽出閑鬧中求靜  拴心猿鎖意馬浴洗心情

    行一日一日親日日洗滌  苟日親日日親傚法盤銘

    大道理無擋阻鵬程遠大  只要爾加努力准證佛功

    佛是仙仙是佛原本一性  朝乾功與夕惕大志修成

    行外功與內德達明俱備  皆是那庸愚漢用心修成

    能耐勞能負苦不倦耿耿  數十載感動了皇天恩情

    派下來佛仙祖指開一竅  一竅通百竅通竅竅皆明

    無誠心難感格天神下降  持受那先天密無字真經

    古修道先修禪然後再點  今三期末一著普傳東林

    此乃是六萬載佳期方至  切不可錯過了此等光榮

    超九玄拔七祖皆在此作  此不修牽玄祖痛哭幽冥

    不辭勞不畏苦勤加猛勇  此天道並非是迷哄愚朦

    真天道真心修方為合善  有虛心並假意自招魔功

    魔與考纏身邊諸事不順  一時間退化了修道心情

    先天道亙古秘得何容易  只因為三八難眼前臨行

    不有那真天道拯救善信  大千界豈不是一掃而空

    真天道得之容失之也易  必須要謹保守拳拳服膺

    言要謹行要慎不可放肆  戰兢兢如臨淵如履薄冰

    遵三省守四勿克己復禮  勤加功勤修養默念真經

    真心印了生死超凡入聖  心純靜一旦間本性靈通

    大無外小無內運行來往  有無為純至靜空而不空

    何怕那三千界三八齊現  何怕那大千界如同鍋紅

    一步超仙佛境逍遙自在  永不死永不生永不投東

    批至此收機管大眾休息  辭

駕  別眾等  返回瑤宮                哈哈  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十九日

   

    月朗風清徐吹來  星辰密佈珠璣排

    袖內乾坤三千界  幽雅妙趣無量哉

    三元大會甲子開  理育歸根考善才

    不向回裏求真我  任把苦心作徘徊  我本

  彌勒爾祖  奉

諭  又臨壇來  參謁已過  聽我批排 

大眾肅靜  不可嘩喈   哈哈

 

    此時已交末劫年  迷人不醒三更眠

    水火劫煞眼前至  神鬼一見亦膽寒

    飛乩闡教挽迷子  天開慈憫降法船

    還須天人合一力  天借人語天不言

    天道只在人宣化  一能傳十百而千

    天時緊急眼前至  不能打坐煉金丹

    只用苦口施勸化  不用勞苦猛勇前

    能證大功並大果  能超九祖並七玄

    大道光明無邊限  合眼朦朧直向前

    向前之中加謹慎  因小失大猶更難

    曾三顏四方針作  效法古聖與先賢

    中庸之道先天理  論語廿篇至聖言

    釋家千經與萬典  老子道德五千傳

    古聖遺書留後世  闡發大道知妙玄

    大道非時難發現  一治一亂理循環

    隱者自有隱者義  大道明顯即收圓

    大道化愚能歸智  能化惡人作善男

    大則兼善於天下  小則已身能延年

    無極一動太極變  兩儀四相八卦全

    人秉陰陽五行氣  性達至上純陽天

    人為萬物之靈長  萬物惟有人當先

    中華難生人難作  何況又聞先天玄

    古聖讚嘆玄難得  朝聞夕死註聖篇

    大道難聞今時降  明師難遇在眼前

    能把假景看得破  貨利不貪恒心田

    難捨凡塵恩愛意  半聖半凡修先天

    如若還牽名與利  爾願捨命不捨錢

    但等一旦三寸斷  是空是實自己言

    無有貪心自長壽  行為處世用滑奸

    父母堂前無實語  賓朋等等無須言

    對待父母如路遇  對待妻子甜又甜

    滅卻綱常心難善  不曉報應與循環

    聽婦言語傷手足  不念同胞祖流源

    慎終追遠民德厚  今人知己不知天

    盡說仙佛是迷信  反說天道是異端

    打倒禮義與廉恥  女不女來男不男

    不曉授受不親禮  只說自由與平權

    非理妄為人人作  濁氣茫茫貫三千

    攪得四時也不正  攪得玉石難分班

    三災八難各處現  難以挽回惡心田

    午會落西抬頭看  看看有神無神仙

    古聖先賢遺經典  世人不讀為那般

    不曉天高地恩厚  失其本來忘其源

    天時來至心慄戰  只因原子未登船

    船開將畢施勸化  書出書訓與妙言

    不可高擱仔細悟  用其天性細心參

    悟透其中玄妙理  參贊化育自曉全

    大哉聖道至尊貴  不可輕視要重觀

    辦理佛堂如家務  守道如同守命焉

    不可重假失真義  不可輕聖重於凡

    可曉大道無價寶  六萬餘載只一番

    非時難以降塵世  只應三期辦收圓

    今得大道非容易  吉人天相不非凡

    真道還要真心守  虛情假意難超凡

    細心參悟先天理  人心道心要辨全

    道不可離我心意  時時存念要保全

    眾善奉行惡勿作  禹惡旨酒拜善言

    勿存大道成難至  又是妻子不完全

    又是父母高堂上  又是作事不得閒

    又是諸事心不趁  又是家中貧與寒

    其說不一種種語  我有一語即明全

    有人力者盡人力  有財力者更不難

    無人無財有心否  三柱信香在心虔

    專心慕道無別念  忙裡偷閒渡皇原

    大眾返視如此看  天道修之有何難

    活潑辦理毋固定  半用聖事半用凡 

    先天後天辦完善  雙爵加誥甜上甜

    收筆不批又一段  辭

  別眾返瑤天  哈哈  退

   

    民國廿五年歲次丙子年四月二十日

   

    先王之道古今遺  天屆九九應三期

    大千世界綱倫滅  道挽人心扶聖基

    一劃開天聖伏羲  貫澈宇宙氣太極

    真理精微純至靜  傳妙點玄悟闡機  我本

  彌勒祖師  奉

諭  來臨壇席  叩過

天駕  批示玄機  哈哈

    日月對照  二水合一  誰人能曉  誰人難知 

專心慕道 定有根基  根深德厚  大道得悉 

得聞大道  非容非易 歷代無有  良辰佳期 

不可辜負  執中精一  悟透真理 參透玄機 

本來靈性  豁然而知  大學之道  中庸之理

    執兩用中  不偏不倚  大公無私  天人一體 

無有大過 亦無不及  明心返本  萬法歸一 

明德明心  俱是一理 儒釋道教  理同名異 

天道降世  三教合一  龍沙劫運 道應三期 

廣救眾生  返本歸體  失本求末  修之非易

    不用出世  在家能胥  半聖半凡  先後一齊 

功成果就 同登天梯  逍遙自在  無量清虛  哈哈

 

    真天道降末世普應三期  只因為九六子本昧心迷

    貪聲色與貨利無頭無尾  造下了瀰天罪九九八一

    三八劫降末世收殺惡孽  道應劫而下降醒化愚迷

    設飛乩闡聖道苦口宣化  各處裏施顯化奔走東西

    不畏苦不言勞婆心濟世  火炕裏救活人大德無息

    趁此時快加功猛勇努力  勿待那三八至豈不晚矣

    到那時恨自己悔之不及  雖後悔也不如早將心移

    改前非勿再作成人成已  存三省守四勿誠實無欺

    把功名與富貴一旦拋棄  凡塵境如泡影盡是浮虛

    早看破假世界早將功立  萬八載續香煙不遷不移

    功或大功或小勤加努力  九葉蓮九五位皆在自積

    有緣份抱真道魔考不息  心存一無二念扶聖立基

    代天傳代天化天人同體  天不言借人言天人合一

    說不盡真天道其中妙義  止機管三才息再為明批  止

 

    大哉聖道  悠久無疆  天地同德  日月同光 

萬物備我 悠悠顯揚  至誠無息  綿綿延長 

蒹葮蒼蒼  雲霧渺茫 普天匝地  大雪紛揚 

松竹並茂  梅盛同昌  瑞雪先兆 一片白陽  哈哈 

我本

  儒童金公  奉

諭  駕臨佛堂  參謁已畢  批示妙章  哈哈

    夫今之人兮  張張狂狂  大道之行也  碌碌忙忙 

重改社稷 復立綱常  慶兆天下  治國安邦 

民豐物阜  入室升堂 

不覺吐氣揚眉  大道輝輝煌煌 

人不傳兮道不宏  天不降兮人不揚 

應運而至  逢時而當  大道隱顯天穆彰 

隱要隱辦  顯則宣揚  善有善果  惡有惡彰 
大道至尊也  非時不降  人心至靜矣  不點不祥 

開光傳妙  闡道開荒 

披星摘月不言倦  櫛風沐雨更應當

老 降真道  皇恩浩蕩  為祖批訓語  敘衷談腸 

婆心濟世 苦口宣揚  有緣有份者  早登覺路 

無德無緣者  付與汪洋 甘墜苦海  魔纏身旁 

長敬天地  長孝雙堂  感格鬼神 赦其罪盲 

方能得聞大道  自己苦心培養 

存心養性 返照回光  轉筆更詞  批示訓章

 

    真天道應三期非時難降  有緣者得求道不可張狂

    行要慎行要謹勿貪勿妄  行敦倫信篤敬無翱無翔

    大學道中庸理細參細想  如切磋如琢磨鍛煉性王

    致中和行天理天地位定  行不偏用不倚謹守中黃

    親師友習禮義尊敬長上  汍愛眾而親仁浩氣堂堂

    金石話良言語多聽多勸  一傳十十傳百普傳萬方

    真天道不用辨有隱有顯  道一隱或一顯人難知祥

    合雙眼猛勇進辦理妥當  功不朽留後世萬古名揚

    或行功施勸化醒愚歸智  或人力結一體成立佛堂

    愚迷輩全不曉真道難訪  真天道找原人有何難揚

    無比輩任爾等苦口說破  他不信出謗語感情亦傷

    此等人真乃是無根無脈  焉能等無價寶大道玄黃

    但等那三八難臨邇下降  哭的哭喊的喊跪乞蒼皇

    有大道而不求將誰瞞怨  已身中身世少該墜汪洋

    素日裏無片善利貪行妄  造下了瀰天罪誰能替搪

    自己作自己受良心發現  到那時生悔意錯過時光

    收機管不多示辭

駕回返  諸眾賢快送我返轉瑤鄉  哈哈  退

   

    金公祖師闡道篇以此作韻

   

    道本天降  何須而闡  闡者開也  不闡則不宏寬

    氣稟陰陽  性本於天  明靈一點  越聖越賢 

天人合一 大道宏寬 

天時至矣速前辦  浩劫臨也難遲延 

大眾開舟普渡 為祖暗中成全 

人誰無過  除非聖賢  有過則改  無過不添

    立下大志  不移不遷  萬魔不恐  百折不彎 

能可代天傳妙 能可辦理收圓 

先天大道  至玄至妙  天穆昭昭  大哉昊昊

    機筆荒蕪  難免字句不調 

切要校正  筆下隨時勾削 

諸親道友  一閱明瞭  義多時少 難以多描  哈哈

   

    大道先天  性命週全  明師一點  希聖希賢 

大無畏之精神 修萬八之香煙 

佛老同體  儒釋同源 

冰出於水寒於水 青出於藍深於藍 

當仁不讓於師   大德能配地天

    打精神  猛勇前  修善果  立功圓 

三會龍華赴  位列九品蓮

    返而來  來而返  玄中妙  妙中玄 

大眾猛勇辦  故作闡道篇 哈哈退

   

    金公祖師闡道篇終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