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三十六年歲次丁亥年十二月十九日

   
世道人心堪悲嘆  迷途羔羊未返
    釜中游魚尚強權  將來有何臉面  吾乃
  主考茂田  奉
天旨  隨父駕  特降法壇  恭駕
  別不多宣  今日喜慶  貫滿人天 

亮義辛苦  累日連天  責重任巨 何日方完 

分憂共患  體貼上天  知己知彼  何苦再談 

諸弟統此 餘不多言  哈哈  止

    弓長弦刀出鞘  這回戰刻多熱鬧 

長的哭短的笑  到頭空手枉強傲
    天時轉示玄妙  事先那能人知道 

然而是上天曉  安定火候分低高  吾本 
  爾師弓長  奉
上帝旨  攜茂田  親離西京  降壇叩謁  無量心情 

得見亮義 重敘腸衷  前前後後  筆筆示清 

洗耳聽示  銘記五中  哈哈


   
何日浪靜風氣平  一波未伏一波興 

百孔千瘡無名腫  良醫剪刀要流膿
    一拳一腳撕破臉  到頭終久是個空 

故知修道魔先顯  善惡同班焉可行
    佛魔共途非久計  我知終歸西復東 

誰人明解此中意  少有先知表面層
    無上孝行賴此表  光榮聖業始得明 

何須造作將人攏  邪說傷人罪豈輕
    大凡為人當明已  俟後方可運乎中 

隨聲附和定墜落  真真假假總當聽
    返觀克已能容物  海枯石爛意不更 

天恨魔子遭劫苦  徐徐吹來逆耳風
    大海容量何其大  茶壺為何不能容 

迷途不返縱慾派  安心撕壞道幕情
    總之地獄由自造  上天並無苦樂宗 

那有真情體師意  紙面文章誆迷矇
    搗亂份子非天縱  自作自受自擔承 

身後結局何不問  寧自甘心重乎情
    因小失大傷自己  因指失掌甘墜坑 

爾自甘心犧牲性  可知爾之玄祖痛
    嚎啕大哭求師憫  千萬設法化迷童 

師心何嘗忍觀此  朝夕畫夜淚淙淙
    終將慈言當過耳  師亦空自費精神 

當今若再來造作  可有何面見師容
    師所著眼一大處  師之目的救塵紅 

迷人自將形象住  不了真意為何情
    師恨惡子我那容  終久得見悲痛生 

賢契可忍務必忍  一切事情看師躬
    所有一切違背者  即是逆天終被傾 

你說忠心孝二老  請將事實對證明
    你說無心來行道  將來憑證方算應 

懺悔鏡前來對照  不須仙佛來指清
    彼時落淚空後悔  不該舉意二念生 

考掉善良誰來救  誰來造出是非情
    誰肯盡到合中理  誰尊天命來相應 

為師每想當前事  頻感罪錯萬千重
    早知大事成此景  何不先期早算清 

是忠是孝是忤逆  分班淘汰概不容
    師心慈悲容一再  再二再三定不容 

身披一張修道皮  慈眉善目滿面風
    臨到行事毫不是  勾心鬥角殺氣凶 

咬牙切齒武力動  罵天罵地罵個兇
    師若真的來質問  汝有何話對師容 

所行所為所辦者  是否合乎師之衷
    果若賢徒真孝順  師死繼志方可能 

不但不繼師心志  反而安心來亂行
    提到此處師悲痛  幾度柔腸寸斷行 

揮淚空將血書告  那時方可慰天公
    惟望三五真孝順  體師順母將道興 

一旦各方芙蓉會  一切醜熊無量終
    一通鼓響聲始盡  雲消月郎照西東 

慈悲固然修道本  一切運用大不同
    因人施方代天懲  善惡昭彰天眼通 

設若只顧慈悲等  慈反無慈是故生
    應文則文當然理  應武則武壯道風 

小人陰險終虛偽  正氣凌雲貫斗宮
    雖然師語還有武  目的警誡惡孽蟲 

我人為道無他意  總之方法耍玲瓏
    一旦事畢圓滿後  安安穩穩交旨宗 

此刻師徒同求  多多滅少罪過層
    時短言長難罄表  辭
別徒出佛庭  哈哈  退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