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才是道(二)

徒兒們還有哪裡沒有修圓滿的?還有什麼責任還沒有盡到的?徒兒要趕快認清啊!不要再管這個道盤以後要怎麼轉變?怎麼樣的交接?什麼人又怎麼樣啦!這些該是你們操心的事情嗎?你們想想看:你們眼前、當下,有多少迫切、急須要你們去做的事情?而你們還有那麼多的心思,那麼多的時間去想一些本來就不可知的事情嗎?你們需要那麼好奇嗎?你們不是不用心,就是把心用錯了地方,對不對?


在老祖師時代的弟子,哪裡會知道辦道的人將來會把道傳遍山陬海隅,大道會傳到海外各國?這是當初他們能夠想得到的事情嗎?所以說,這一切的天事,都是上天的安排,絕非人力所及的呀!


徒兒啊!你們所要操的心是:在這個末後時期,為師及你們師母、老前人、前人都一再地提醒你們的問題,就是假若你們道不辦了﹒那麼,在你們面對一些考驗與問題的時候,要怎麼去應付?徒兒們想想看,你們後面帶著一大群人,要怎麼去引導他們?你們又要怎麼去鞏固自己的心,好好的修持自己呢?這些才是眼前最實際的事情啊!


你們同樣是在辦道,是不分而分;體制上是分,但私底下可不能分得那麼清楚。好比你們到外面去開荒辦道,碰到有須要幫忙的地方,你們要不要盡力去幫忙啊?他辦、你辦,他宏展、你也宏展,道不都是一樣道務宏展,是嗎?如果你們分得那麼清楚,私心那麼重,分別心那麼重,怎麼可以啊!當你有人才時,能夠去幫助人家,那是你應該覺得光榮的事啊!對不對?希望你們謹記在心。


何謂道務宏展,並不一定就是要辦出多大一片的道場。讓為師來做個比喻,一個很大果實的,但是它裏面有了蛀蟲,這果子還有用嗎?你的脾氣、毛病不改,就是蛀蟲;相反的,如果道務辦得雖然不多,果實小小的,但是沒有蛀蟲在裏面,它還是有它的價值,對不對?所以說,成就不在大小,而是在於實實在在、腳踏實地去做,徒啊!你們要明白這一點。道就是實實在在的去做人、實實在在的去成全人;有多少人你就成全多少人,你們只要好好的帶著道親修辦道,好好的去做,人少又有什麼要緊呢?


有的人說:「老師呀!求您讓我健健康康啊!現在我有家庭、有孩子,讓我七十歲以後就開始修道、辦道。」這種心願好不好?(不好)七十歲為什麼不好?(辦不動了)那為師讓你活六十歲,「六十歲,我才出來修、辦道」,好不好?(不好)為什麼不好?因為來不及了。你知道你可以活到幾歲嗎?(不知道)是啊!你說你要到六十歲以後再出來辦道,就怕你只活到五十九歲呢!那為師不是很為難嗎?為師是想完成你的心愿,讓你出來修辦道,可是你卻只活到五十九歲,那不就變成為師我不慈悲了嗎?


修道是什麼人來修的呢?有人說修道不是普通人可以修的,有的乾道都不來修道,說修道是女人家的事!「那種到廟裏拿香拜拜的事,我乾道才不碰呢!」有人這樣說哦!請問,生死是誰的事啊?(自己)我還以為是只有女人家的事!所以說,修道是自己修自己得呀!有的人說,要等到七十歲才來修道,為師就很擔心,等到他七十歲不知道還有沒有道?


有相聚就有別離,有是就有非、有對就有錯,你們是要在這是是非非、對對錯錯、成成敗敗裡面起起伏伏,道是要跳出這些是是非非、對對錯錯、成成敗敗的因子?如果咱們是在困境裏面,也不必難過,因為時間的流逝會讓我們離開困境;可是如果我們處在順境,時間也是不會為你停留的,難道,到那時候我們又要傷心難過了嗎?所以,總是人在境中轉的,是不是?為師告訢你們一句話:「揮心自在塵中淨」,學禪的心、超凡的心,是需要在這個紅塵當中清淨的,如果沒有旁邊的污濁,是體會不到其中感覺的。


誠如此刻的這種寧靜、安祥的感覺,我們都深深停留在其中,可是時間在走、光陰在過,誰也不能停留永遠都是最美好的時刻,但是我們可以創造。雖然時間過了,但是我們還是可以擁有對仙佛的那份恭敬心、禮佛的,有歡喜、有悲傷,完全就看我們自己的心。已經逝去的不能再復回,那又何須難過呢?要知道,唯一擁有的是當下,只有當下才是屬於你的,應該看好前程,走好方向,為明天、為未來努力,畢竟我們盡過一份心力,畢竟我們在做自己的責任。當下做得好,當下就成了。仙佛菩薩是怎麼成的?當下他們的一心一念是慈悲,是為眾生,所以現在他們才為眾生所崇拜、崇敬,你們也可以秉持這眾心。為師的徒兒們,坤道各個都像善薩般端莊、慈悲,為師相信你們都可以做得很好;乾道各個都是敢做敢當,勇於面對一切,有責任感,為師相信你們也都可以做得很好。


徒啊!你們每個人都有潛在的力量,但是,潛在的力量靠誰打開?(自己)為師也願意助你們、幫你們,為師也希望徒兒們能發揮自己的力量,為師希望徒兒們的生命都能更燦爛、更光輝,你們每個人的生命都能更有意義、活得更實在。雖然有悲就有歡,但是悲傷也不必難過,因為咱們要掌握的是當下。你們覺得此刻很好嗎?心靈安靜嗎?收獲多嗎?願不願意永遠這樣持續永久呢?


人間的位置好不好坐?(不好坐)如果有一天你覺得人間的位置很好坐時,那你就可以坐天上的位置了。現在還很難坐的話,表示還有一段距離,還要繼續坐哦!將來你們是想成佛坐在上面,還是想要當人站在下面?你們要做仙佛的事,仙佛是到處跑的,而且做仙佛所做的事,你們就有仙佛一般的肚量與慈悲,你們可願意嗎?


在六萬年前的盤古開天,生人生地開始,其中歷經了多少朝代、多少歲月、多少春秋,一直到今天,你們已經走了這麼長的一段路了,到了現在,這是最後一次了,徒啊!不要放棄,要享受的,以前都享受夠了,要玩樂的,以前也都玩樂夠了;趁著你們還有肉身假體的時候,趕快借假修真,沒有這個肉身假體,徒兒們還沒辦法修辦道呢!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誰也不敢把握是不是還有來生?更不敢把握來生還有人身,也許是畜生或是濕卵胎生,任誰都不能把握,不能預料;唯一能把握的是今生,徒兒們要清楚地知道今生你要的是什麼?


今生今世你們有這個肉身,你們得沾天恩,你們求道修道,還有道場給你們辦道,這是多麼浩大的天恩啊!不修不辦是誰的損失?自古以來有狀元徒弟,沒有狀元老師,是不是?你們都是狀元徒弟啊!要不要力爭上游?你們都懵懵懂懂地過了那麼多年了,還好,上天慈悲,你們現在都還來得及修辦道,當下就是了,還要等什麼呢?等家庭安排好了才出來修嗎?等事業有成了才出來修辦嗎?等你安排妥當了才來幫助人嗎?等你們長大一點嗎?還是在等什麼?你們時間都太多了,多到有時間可以胡思亂想,多到有時間可以和人家計較,如果你們把這些時間拿來修修自己,拿來幫助別人那該多好,你們把時間都浪費在這些無謂上的雜念,空過了光陰,虛掛了修道名,徒啊,捫心自問將來要如何成就呢?


或許你們會認為自己做得不好,會愧對老師,但不好畢竟也已經做了,做了就讓它成為過去、成為往事,不要再回憶了!你們要注重的是現在,這樣才能夠創造未來,不是嗎?如果一直沈緬過去、一直想著自己過去有多輝煌、多美好,那你也不過是個老人罷了,因為只有老人才會沈溺在過去的回憶裡頭,年輕人是應該把握當下的。為師希望你們修道、學道要像個道地的年輕人,永遠保持著初發心,永遠保持著衝勁,好嗎?


你們每個人都希望被關懷、被重視、被愛護,但是問題就在於你們是要做被愛護的人,這是做愛護人家的人?被愛者是永遠站在那邊被動的,只有愛人者才是有天大的財富。我們主動的給人家一個微笑,不是要你們去送禮,而是給人家一份微笑、一份肯定、一份鼓勵。徒啊!試著去做做看,這個都是在生活當中的道啊!生活就是修道哦!


徒啊!不要在外頭徘徊,也不要再猶豫不決了,這道是真道,不會騙你的。如果你說這道是假的,沒關係,你來看一看嘛!看哪一點是假的?沒有的話,就好好的去做,他們沒有叫你們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嘛!都是叫你們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對朋友要有信,都是這些,這就是最平常的。咱們只要把最平常的做好,這就是修道,咱們吃飯準時吃飯,睡覺準時睡覺,這就是修道,就是這麼簡單。


修道人啊!容易犯一個通病,久了就想得很多、很複雜。為師服你們舉個例子:有個徒兒很老了,鬍子一大把了,有一天小仙童來,很喜歡逗弄人家,就問他說:「您睡覺的時候鬍子是擺在外面,還是擺裡面?」那個人說:「對哦!我不知道睡覺時鬍子是擺外面,還是擺裡面。」結果那個晚上他就失眠了。你們猜那晚他是怎麼睡的?他整個映上都在想:「我的鬍子到底要擺在哪裡睡?」結果,他前一個小時先把鬍子擺在被子裏面睡,睡了一個小時之後,發現睡不著;於是他又把鬍子拿到被子外面來睡,還是睡不著。哇!怎麼辦?於是他就決定不管了,睡覺!目的是什麼?(睡覺)我管它鬍子在哪裡!後來他才發現,原來他睡覺的時候有時鬍子在被子外面,有時在裡面;冷的時候,有時候鬍子會自己跑進來。這就對了痲!我管它鬍子在哪裡!道理是一樣的。「老師啊!我現在是做這件事情好呢?還是到佛堂做那件事情好呢?」做哪一件事情好?什麼都好!做事就對了!兩件事情沒有辦法同時進行,就要兩利相衡取其重,兩害相衡取其輕,你們都很聰明的嘛!平常的時候,一切的事情都可以打理得這麼好,可是真正到了聖凡衝突時,就「頭腦捶捶」,然後就說那是業力。所以,你們做事不要猶豫大多,咱們只要單純地去做就好了,不要管它鬍子在哪邊,我們的目的是什麼?目的是做事哦!這一點就很重要了。你們每一個人的目的要很清楚,而且最好是合為師的意,然後就是去做。徒兒啊,修道不是在佛堂才有道,要明白這個道理,因為修道的本身,就是生活,要活出你們的。其實生命,懂嗎?一個修行人,就是要在你的日常生活當中,真正的把它實踐出來。在這個末後,自己的心念要特別的注意,你們常講的「你戰勝別人,你是英雄;你戰勝自己,就是聖賢」,而這就看你如何去修持自己,如何去改你自己的脾氣、毛病了。把你的人心、偏見放下,只留天心,保留你的良心本性,那時候才能合同,如果只要求你們的人心同,那不可能,只有放下自己的私心偏見、我執我見、脾氣毛病,這眾心才有辦法同,懂嗎?


徒啊,道在自身,不是只有在這一點啊!你們老前人講過,道在生活的點點滴滴。起床時間到了就起床,事情辦好了就去睡覺;該起床的時候起床,該吃飯的時候吃飯,該睡覺的時候就睡覺,這個是道。


你們要學會克制自己,不要讓自己太過享受,如果你覺得沒有關係,你能事事隨意又不會沈迷,在動當中你能夠取靜,在靜當中你也能夠活潑應用,那為師我不要求你。如果你在花街柳巷還能夠保持一顆純潔的心又不踰矩的話,那你的道就在生活中展現了。


父親、母親在家裡要行什麼道?如果父不慈、子不孝,那麼這個社會會變成怎樣?常常聽人家說父不父、子不子,這是你開始看到人家的「不」和自己的「是」,聽懂嗎?你覺得你的父親不仁慈,那是你看到他不仁慈,你是不是跟著一樣不孝順?你是不是跟著一樣不仁慈?因為爸爸不好,所以把這個模範、榜樣給我看,於是我也跟著不好。他既然不慈我也不孝,這叫做禮尚往來,對不對?今天要化這個世界為蓮花邦,就要看人家的是,認自己的不是,爸爸不慈,你也跟著不孝,這是錯的。


徒兒可知天下為什麼會大亂?因為大家都沒有素其位而行。可是現在的人會想:「要我修道、做好人、行孝道,你得要給我一個這樣的環境,我才可以做好。」爸爸、媽媽,一個好賭,一個好玩好吃,這個兒子怎麼能夠做得好呢?如果父母不明理、不仁慈的話,也沒有做父母的樣子,請問﹒他的孩子是不是可以跟著一樣不好?(不可以)那該怎麼樣?還是要做好為人子的本份。如果每個人都盡你們本份的道,那麼,每個地方就都是你們的道場。


你們知道自己要盡什麼道嗎?在你們自己的環境或道場當中,經常顯現出每個不同的法相。譬如,在學校裡是學校的法相;在道場上是辦事人員的法相;而今天你們坐在這裡聽課便是班員的法相。話說「一種米養百樣人」,是不是不分白人、黑人、黃種人、紅種人,通通都吃一樣的米?那麼既然一種米養百樣人,吃的都是一樣的,人又為什麼有百種的個性呢?為什麼有百種的脾氣呢?這就是頭痛的地方。所以,你們今天要學做人,你們的父母親打從小時候就開始教你,人跟人之間要怎麼相處,是不是?人跟人的個性差那麼多,個人脾氣又不同,徒兒們要怎麼跟人家相處呢?這是個功夫哦!所以才要有道、要有包容心,要包容對方的一切缺點,看到別人的缺點,我們要反省自己本身是不是也做得很正?


因為徒兒們身擔那個職位,就常常為那個職位而煩;可是為什麼古人會說「庸人自擾之」呢?你只要素位而行,把自己的本份做好就好,不要再去煩其它,做媽媽的,妳把飯煮好了,把飯菜放在餐桌上,叫他們來吃,這已經盡到妳的本份了;如果妳還去擔憂他吃不吃、吃得多少、夠不夠營養、吃得夠不夠多,那你是不是自找煩惱?同樣的,你把你的書唸好,就不必管別人是不是比你厲害!一山總比一山高,每個人都要拿第一,那誰拿第二?所以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想、自己去煩出來的。需要這樣子嗎?徒啊!你們真正需要煩的是什麼知道嗎?煩你們的德性夠不夠!人最怕的是德性不夠,知不知道?


人活在這個世上,你們可知道最主要的是做什麼嗎?追天時。最怕是亟失時。什麼是亟失時?應該是你要去行動的時候,而你卻沒有做到,錯過了這個良機,叫做亟失時。就好像你們在街上看到一個老人摔跤,你是不是應該把他扶起來?可是那個時候,你三心兩意:「我要不要去扶?別人看到會不會恥笑我?」然後慢慢的你就越過了這個老人。那個老人或許被人扶上,或許還在那兒,但是你走過了這段路以後,如果再想回頭去把他扶起來,已經來不及了,因為老人以經不見了。這時候你心裡的那份譴責重不重?這就是亟失時的感覺。所以趁現在白陽大戲還在流行的時候,趕緊抓住這個機會去做吧!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