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生大帝降

陰陽虛實

 

詩云:陰陽相通大道公  虛實表裡無不同

      形質氣理三易變  反復循環永不窮

   

   夫人身有陰陽,陰為血,陽為氣,頭部為陽,足部為陰,正面為陽,背面為陰,生機上越為陽,生機蜇伏為陰,人身就似如一幅太極陰陽循環圖,人從父精母血一點孕育而生,直至瓜熟蒂落,囡的一聲,由母腹中產出,先天一陽真炁斷,後天一陰真炁入,故人甫出生,即落入陰陽相對之世間,此陰陽世界,既是人類生存之必須,也是靈性進化之煅煉,若無陰陽,無有相對,就難以生生不息,新陳代謝,世界一切,也就缺乏存在之條件,生長發育之動力。所以說,陰陽雖使眾生先天絕對之存在(靈性),受相對世界而困,但若無此相對世界,靈性亦沒有依託之處,無法藉由生命之真實體驗,學習成長及進化,進而能反饋入真我意識,使真我意識,發揮圓覺悟性之極致,停留在「虛」空世界之觸角,無法有「實」象世界之感觸,如此靈性之覺知,亦是有所侷限,所謂真金不怕火煉,若真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那是說,不論在什麼世界、什麼心境,都能處於如如不動,自覺自在之覺知狀態。而非來此世間,困此世間,返歸無極,又依戀無極,去到那,就困在那,著在那。想想看,這樣子之靈性,有沒有真找回原本之自己?或者說,它誤解上帝,因為全宇宙三界十方,都是上帝之化身,他還要去那裡找上帝?不就是找回自己之面目,就是上帝之縮影嗎?

 

虛能生實,因實無虛,如何顯現?實能成虛,若虛無實,何以覓原?世界一切實象,原本是空,原本是無邊難計之靈識存在,既非物質,則不落時空,所以時空本來沒有,難以想像,無法忖度,佛家曰:非想非非想天之上,文字難描,言語難道,由虛之極,至實之致,稱為縱橫三界,貫通十方,一個靈性,必須由虛極之理境,至實致之象境,煅煉審度其靈覺,達心經所云: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之心性狀況,才是真正之金剛永恆之體。真佛不會厭棄紅塵世界,亦不會貪戀無極理天,來去如如合一,不住一切心,不執一切相,隨緣自覺自在,這個覺知自如之我,才是無極,才是修道之目的。不是要去那,要到那,又想這樣,又想那樣,眾念叢生之心不滅,到那都一樣。還是會再來,繼續面對未了之人生課題,及不圓滿未解決之因果呀!

 

    靈性之進化,生命之成長,需要的是心藥,給藥入心,心開病解。故真醫者,醫眾生之心病,心中之疑、惑、苦、困、憂、迫等諸阻礙,若能以心靈之藥引,打開通往自覺之光明路,則「自覺」就是源源不絕之解藥,它能自行解決生命進行中之諸般困窘問題,咱們傳道,就是給予眾生這種能打開自覺門路之藥引而已,因此,一指是此,講道是此,辦道是此,一切一切道場活動,莫不是為此而設。所以說,佛未度人,人自度而已。人自覺即能自度,不覺即難以救度。咱們神、人什麼事也沒做,只是適時引導眾生,能找到自覺之路途,使一切有情在人生路上,正面之心境,大於負面之情緒,活在當下自覺之人生態度,能承當而圓滿有形生命之道路,如此而已。

  

   老夫言筆至此,殷望深悟,絕對與相對是一,不是二;上帝及子民(眾生)是一,不是二;喜與怒是一,不是二;覺與迷是一,不是二;同樣一回事,不同之呈現,那就是咱的真我生命,生命於電光火花一瞬間,自己能清楚明白掌握,即可圓滿大我,珍重小我,大我小我亦是一,不是二。哈哈哈。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