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公妙典

序一
竊鴻濛未鑿  陰陽未萌  即至理無所不在焉  夫  道至虛極靈  至神極妙  冠羅沙界之表獨  立而不改  繚繞萬殊之內  週行而不息  精微莫測  其淵源廣大  難探其根宗  誠非天人蘊奧  奚能洞若觀火  掃除知識而默都哉  大道發現之跡  太和絪縕之氣  鼓盪兩間  迭運四時  元會運世之昇降  年月日時之循環  錯綜不悖  絲毫無所紊亂也  自盤古治世  代不乏仁  批就十佛掌管劫運  七佛治過  無徵可考  三佛輪流  經史猶存迨至燃燈掌教  青陽應化  整理世界  同進玉清之地  無上之天  衹至釋迦掌管  紅陽應化  繼續道脈  祖述佛宗  共造涅盤之地  南無之天  午會告終  未會肇啟  大道重明  親德日裕  登乎至善之路也  彌勒掌教白陽應運  老轉少年  傳衍聖宗  談經說法  點透群迷之聾瞶講性論理指引眾生之懵懂  發海潮音  震醒寰宇之黎庶  施天雷聲 喚回全球之凡庸  金鳥承化  擔任大道之法權  完固收圓  定按三界之瓊章  萬教皈宗  恙顯神奇之妙萬國合一  咸臻無極之彊  三曹原性承還皇  之望圓滿者也  後生冒昧  以供蒭蕘勉旃  是為序
漁山樵野希、牧賢復旡子陳興龍、陳興海為敬識 丙寅年五月初九日

序二
夫道為天之這經,地之衡,人、物之根本,無為而不為,故天地萬物不能一刻離道。溯自伏羲降世,首倡一畫開天,為道源之始,自此聖道彰明,天地宏開文運,歷經青陽紅陽,代代祖師,薪傳黃道,迨至民初肇啟白陽,開普渡於三期,列聖群真,深憐世哀道變,故以神道設教,借假傳真,通神達竅,連絡無極虛空,無非仙佛之心,妙不可言。聖佛慈悲,慈航以覺世,仙真惻隱,開方便之門以度人,故有飛鸞寫神傳影之作,深期我佛子,能誕登道岸。無極老 為憫九二殘靈,尚未收圓,特命仙佛降世,普度眾生,磨盡精神,千呼萬喚,展盡身手,天心如斯,人心難化,枉費楊柳灑甘露於塵寰,施恩化劫,徒勞貝葉垂世,歷代祖師,替天行道,終至燈盡油枯,佛心永存。儒童金公十七代祖乙丑歲(民國十四年)二月二歸真,次年丙寅(即民國十五年)三月初三,借山西楊春竅到山東顯化,老祖借竅百日,不進食物,口唱【彌勒真經】及【金公妙典】,時傳為【金雞初唱】,迨至己巳民國十八年,又借河南杜玉崑顯化卅日;金雞三唱天之將明,老祖親自臨凡,大道普遍,天下太平。然【金公妙典】聖訓寶冊,由自韓道長雨霖抄錄來台,多年來甚少傳佈,聖典玄奧,先說後應,當知確有玄機,道運興廢自有造化,妙典傳神誠有不世之功,凡我同修有緣拜讀,皆為夙世根深者,共沾無限這惠澤矣。願諸賢達,欽重寶典,善修善用,認理歸真,以體老祖之婆衷焉。妙典珍貴,善與人同,敢公吾同修,略陳緣起是為序。時在己巳年花月

金公妙典本文

丙寅四月初九日辰時 金公祖師借竅在無影靈山罄述末來妙典

生在白雲下白雲  白蓮洞內化白哥
出來遇著白仙母  與我換成白彌陀
                哈哈
活潑流通往下傳  出口成章生萬端
西天下界彌勒祖  今日靈山顯威嚴
諸佛仙神都帶到  各樣寶貝顏色鮮
有心真話不洩漏  怕的兒女心膽寒
三災八難隨自便  瞭解半句回先天
仙衣雲鞋都造就  不久兒女穿身邊
卯頭虎尾無人樣  龍年龍月見青天

天到五更昏昏暗  一條大蛇起狼煙
刮刷世界諸惡黨  釋迦了道俱皈完
如今正道兩不管  紅花落地白花鮮
鷂子翻身靈山上  無影山前現青天
乾天露出真佛祖  彌勒出世救兒男
前後相連玄妙意  三心顯應到這邊

安陽宮中也顯像  老母哭的淚不乾
我祖也是心酸痛  好比火上滾油煎
不久大鬧朱仙鎮  燕山城內起狼煙
南京天津作了隊  西京長安虎登山
上海皇龍也發現  九龍將軍把灶搬
我祖掌舵驚天地  老母船心護善男
不久水火就來到  黑暗七七塌了天
精靈古怪齊出現  用手一指化灰煙
                止     
只因吾  安陽宮  安排已就  有為祖  至如今  又來臨凡
想當年  無為府  千言說就  到如今  差毫分  誰感應擔 
現當今  無皇母  八卦齊換  老配老  少配少  不亂乾坤
摘日月  換星斗  改宮過度  大變小  老變少  到了時年
西來意  識透了  前來接駕  錯過了  這一回  十萬八千
斷羅袍  咬中指  血書來寫  只為的  苦中苦  我來收圓

明洞內  好神仙  不來找祖  到至時  命五雷  轟下高山
西天裡  諸佛祖  不來歸本  把身體  與骨肉  化成灰煙
罡風起  把靈性  俱都衝散  大海水  動一動  俱都淹完
金燼內  火炭子  只要一點  把山川  合樹木  燒成灰煙
治了壞  壞了治  今時來轉  點石頭  化成玉  又長金山
領御旨  督天印  東土來轉  錯過了  金公院  萬劫難翻

隨身寶  點來了  金闕玉眼  到後來  享清福  十萬八千
先交與  兒和女  瓦礪兩塊  從西方  古合同  又帶這邊
飛了米  去下糠  閃的瞪眼  晝夜裡  盼老祖  何不回還
有多少  眾香子  把我連念  二六時  焚長香  常常問安
前與後  後與前  我已造就  有先天  合後天  惟吾包含
九江口  顯靈驗  香煙不斷  又通天  又徹地  白祖老三

有十經  合萬卷  一言難盡  有千變  合萬化  我來掌權
我本是  黃瘋子  今時來到  前拉後  後拉前  迷住賢良
洩天機  漏聖意  凡情不管  默默的  不言語  囫圇一團

大眾讓我來喝茶  出言白話向你說
那個識破西來意  與我同體歸古家
                哈哈
單刀破開烏金洞  一拳打開大甕城
東西南北吽聲叫  秦頭魯尾皈聖杗
萬國歸一佛殿坐  三曹神人親口封
拉起名號高萬丈  汴京一收回西宮
黃河兩岸玄來點  馬死人亡墜劫坑
開船擺渡登了岸  一篙撐到中京城

閉住法門永不要  纔顯八百放光明
雲城顯開八百里  明燈高掛躲災星
護宮神鎖陰陽鏡  鎮壇寶香佛燈迎
不言不語真經念  灑灑陀陀過年平
新手新月從開放  大眾攜手九蓮登
                止
太陽出來往西落  遇見大哥並二哥
三人一處見了面  大放悲聲哭彌陀
哭著哭著天色晚  忽然來了一群魔
沖俺三人分了手  哭天頓地無處摸

俺大哥  哭到了  東京而去  俺二哥  哭到了  鄉河西坡
閃下了  蠢笨祖  無有投奔  自落在  中原地  皇庭金閣
上無父  下無母  居家夫散  老老老  少少少  兩離分合
大靈山  諸佛祖  不見一個  眾神聖  合菩薩  還無下落
有天兵  合天將  俱都下世  二八宿  合二母  兩眼淚梭
無極   在皇宮  痛淚不止  倒叫我  在靈山  心如刀割

急忙忙  踐跪在  靈賓寶殿  老娘親  千斤擔  教我擔著
有為祖  聽一言  唬的膽戰  把靈性  自唬在  靈山地坡
哭了聲  諸佛祖  速速打救  那一個  早護駕  封你大羅
哭了聲 西天裡 眾位姊妹  又哭了 眾菩薩 趕緊跟者
如若是 諸群星 不來護駑  我白祖 放鐵面 難以了脫
東土裡 兄合女 難挽難渡  眾香子 不回頭 還說遇魔

可惱的 許多魔 心腸太狠  用酒色 合財氣 迷住兒多
眼看著 黑風起 通天徹地  刮刷了 大地人 一苗不擱
眾兒女 見血書 速速認祖  不久間 大船開 還鄉西河
有老祖 在影山 雙眼哭瞎  常常的 想兒女 飯難餐著
晝夜裡 時刻念 心神不定  費千辛 並萬苦 一筆難羅
說到此 停金筆 不往下講  眾兒女 見血書 急忙惺覺
                      止

丙寅四月十四日午時又垂
傳衍妙經濟群賢  內藏正義冠大千
乾陽中黃闡真奧  龍翔化成紫金蟬
三更三點不耐煩  可嘆多說一句言
諸佛諸祖難以度  真真哭的淚不乾

第一聲 只哭的 乾坤來轉  第二聲 只哭的 順風開船
第三聲 只哭的 龍虎相鬥  第四聲 只哭的 耐等三三
到五更 天明亮 袈裟齊換  玲瓏體 燮作了 幼嬰少年
月英姊  乘鳳凰  東山來下  出口氣  也可以  萬將齊翻
到那時  整起來  八千十萬  十二時  相圍繞  經天奇男
普天星  諸天神  遵祖勒令  改氣象  調八卦  週一中三
喝一口  香甜茶  不老長壽  餐一頓  聖宮飯  大羅金仙

慧目觀  至四更  心內悲嘆  最可惜  塵凡世  眾英良賢
白陽袓  為兒女  晝夜盼望  到何時  轉回頭  可得安然
眼看著  東北角  天塌地陷  西北角  萬古山  一帶倒完
但等我  八卦爐  金丹煉就  抖抖志  壯壯膽  一馬當先
到那時  不可比  如今一樣  轉眼間  就能以  變化多般
到那時  才能以  通天徹地  天河水  喝一口  改換容顏

黑白面  青紫臉  張牙瞪眼  不誠實  半信疑  唬死九關
臨到危  大獠牙  三尺三寸  嘴一張  好似那  五丈二三
兩隻眼  論方圓  日月閃電  摟了摟  五色鬚  足有丈三
撲到了  天銀河  只用一點  把五湖  合四海  俱都沾完
任憑那  金爐內  達天透地  也不夠  未來袓  一口來銜
三曹內  精靈怪  一口吞去  又四都  合五嶽  一腳蹬翻
也非是  今日袓  來誇海口  單等到  時運至  立地按天

五更裡來將明天  叫聲兒女登法船
眼看水大風順了  速速上船回家鑾
叫聲兒女起來吧  休叫惡人把你牽
猛虎蠆蛇出了現  那時喊天無人言
速速起來洗洗臉  改換形象上西天
你在船艙都坐穩  別叫外邊起風煙

任憑東北大風展  山川樹木俱颳完
九龍將軍護門口  三十六祖在河灘
只要跟著蠢笨祖  兒女就能登天盤
九曜星君都幫駕  逍遙自在極樂園
看著不好佛燈點  長香不斷感皇天
那時為祖顯手段  保護善男得平安

老 法語念一念  惡賊迷性落深潭
等到太陽南方出  各人出頭過平年
仙果每人千千萬  仙衣雲鞋穿不完
那時現開榮耀像  蓮台香煙萬萬年
清風細雨堯舜世  小孩落地把話談
加福加壽清平世  每天二九樂自然

綾羅綢緞隨數長  不教兒女去紡綿
房屋塌了何用蓋  金玉寶殿住不完
仙樓名洞似為煉  不見灰塵明光鮮
不點燈來自觀見  常常無蜂似蜜甜
為祖說的真機話  並非瘋子誇口言
兒女忍耐等時令  努力盡心辦幾天
多者不過三五載  少者不過一二三 
胡連糊塗說一片  受苦但等道明天
說到此處不多告  大家歇息咱再談
                止
三更三點妙難量  想起前世下天堂
帶來多少諸佛祖  貪戀紅塵不還鄉
但等六更天明亮  向前容易落塵亡
嬰兒抱在當街走  骨堆如山血染裳

老媽媽  只唬倒  堂樓以上  十八的  大姑娘  無有下埸
十個女  我一男  無有投奔  走千里  並萬里  無有一郎
有金銀  合寶貝  無人去要  有龍袍  和鳳衣  難穿身上
叫老爺  合奶奶  無人去應  哭到死  大街上  也算平常
臨到危  天合地  只用一晃  黑七七  四十九  才放毫光
無極   到那時  才化金像  生太極  並兩儀  列分八方

天是地  地是天  混元一氣  不見祖  不見母  並無兒郎
九曲河  天銀河  一湖來水  金爐內  煉成丹  露出明王
有金獅  合銀獅  門前立站  有菩薩  和四將  還有金剛
步步走  天宮內  金街玉路  有天廚  來送飯  常受清香
受不盡  西天內  榮耀光景  也不虧  兒合女  修道一埸
時不到  有為祖  不敢洩漏  有為祖  來說破  憑你心腸
                哈哈
黃柏樹  去彈琴  不能多久  南京城  去討飯  豈能多冬
西京裡  賣草鞋  不能長久  來魯地  受厄困  焉能多逢
北京城  去賣地  不能長遠  中京裡  一船貨  就要成功
這一次  渡不回  兒女家轉  把身體  化濃血  性靈來傾
提起了  收圓事  渾身打戰  就是那  糖與蜜  口難下咽
從西天  不臨凡  挨了一頓  把渾身  只打得  又青又紅
有七天  合四夜  飯也無用  有香茶  合糖茶  口也難開

噙住口  咬住牙  兩眼一併  只停了  九九九  才能哼聲
披著髮  赤著足  東土來下  有仙衣  和雲鞋  一概脫清
把為祖  只哭到  靈山以下  喊親娘  萬萬句  還無應聲
皇娘   怒氣沖  把我拷問  轉數轉  至如今  未得完成
多虧了  諸天尊  佛祖仙聖  哀老娘  懇天恩  御旨敕封
又命我  下東林  收圓掌教  老變少  大變小  即是一中

但等著  老皇娘  一聲號令  收殺那  惡狂徒  敗道賊童
押在了  陰山下  渾身難動  千千萬  萬萬千  難以逃生
善男女  蓮台位  長香不斷  每年裡  十八月  光享清平
又不熱  又不冷  從容自在  常常的  又灑樂  光輝門庭
化成了  金剛體  永遠不壞  到後來  也不怕  海倒山崩
遵住了  祖言語  加功前進  引你到  回西天  不教投東

紅塵裡  無底深  難以上岸  多努力  別撒手  跟娘回宮
這一回  回天去  不教來轉  不教你  輪迴裡  生死不停
想起來  地獄裡  兒女難受  捨法身  和色身  來救兒童
十三轉  到如今  非是容易  死了活  活了死  又復金公
脫了體  換了面  不照一樣  摘了聲  改了音  又是一層
也轉男  也轉女  東郊來下  千千辛  萬萬苦  一言難明

為兒女  把我的  心血費盡  洩天機  漏聖意  為救群英
今夜裡  來路事  與你來講  兒和女  聽一聽  痛也不痛
說到此  心嘆望  血淚掉下  把心肝  只使的  又酸又疼
兒和女  見此語  速速登岸  九六憶  不上船  性靈自傾
老皇   天宮內  鐵牌造就  光等著  天色晚  催俺回宮
天宮內  金鐘鼓  三聲擊震  有為祖  不回去  永不留情

領御旨  督天印  乾天來顯  樑合柱  緊加功  別叫漏風
太乙母  久後來  若有二意  有黃中  去繳旨  永不回程
哭一聲  大眾們  難割難捨  老老老  少少少  豈忘凡情
雖然間  凡體變  性靈不變  前後裡  撇下事  豈不知情
花銀鐵  穿衣裳  俱都知曉  吃五榖  合米麵  俱都通明
提起來  家常事  嘆望難講  停住了  金筆管  不哼二聲
                止


丙寅四月十六日午時又垂訓:
巍巍不動坐中宮  四大宰相列兩行
八大朝臣排開隊  文武接駕緊相迎
在天本是主星斗  在朝掌管文武卿
八卦六爻俱換位  神仙佛祖也難明

中國裡  多少調  全都鳴盡  但等那  新鮮調  來到濟寧
頭一回  先唱唱  不言不語  第二回  再唱唱  大開江紅
第三回  唱一唱  二仙傳道  第四回  唱一唱  三請至公
第五回  唱一唱  六六大順  第六回  再唱唱  七星朝中
第七回  再唱唱  八仙過海  第八回  再唱唱  九九歸宗
第九回  唱一唱  一十三歲  那周瑜  在東吳  總領雄兵

第十回  唱一唱  四川排隊  互相戰  俱相殺  雷炮來轟
十一回  再唱唱  江公明將  萬國裡  道德會  也來入城
張玉皇  合天師  他也來到  下江裡  老禹王  也到寧城
少林寺  也來了  和尚一個  五合山  他也來  投奔而行
長安城  也來了  將帥一個  南陽府  也來了  木易掛兵
獨腿國  和女國  隨後來到  小人國  老人國  也到中京

一概裡  萬萬千  俱都來到  才顯其  蠢笨祖  顯顯手能
這一臺  白陽戲  正往下唱  按住鼓  鑼不響  絃子不哼
只聽那  老皇   一聲號令  一概的  三曹內  全部起營
老的哭  小的叫  難割難忍  十七八  大姑娘  無處投行
千斤力  萬斤量  英雄好漢  睜著眼  不看路  掉在深坑
十不全  他走的  光明大道  趴趴的  圍的圍  也去西京

六行道  和買賣  不行正道  謀奸詐  占便宜  被賊命傾
往前走  路過了  雲蒙桃洞  孫伯陵  在裡邊  正煉金公
有寶劍  合古書  翻天洽地  談先天  論後天  也算手能
急忙忙  只走的  紅陽山洞  遇著了  小紅孩  他來作精
中變了  七十二  無有逃走  去跑到  西來意  求饒性命
小紅孩  跪在地  痛哭不止  又喊娘  又喊祖  休教命傾

他言說  高高手  小孩過去  老邁祖  低低手  活得不成
未來祖  發慈悲  才饒性命  把渾身  只唬得  又青又紅
把小孩  唬成了  二目一併  耳不聽  鼻不聞  嘴也不哼 
咬住了  松柏子  光出急汗  有老祖  灌清泉  才會話明
沒吃藥  沒花樣  治了兒病  抖抖神  壯壯膽  又下山中
下山來  小紅孩  不行正道  好不該  貪紅塵  忘了前程

想當初  有為祖  把你打救  到如今  成大人  忘了前情
東土內  兒和女  不肯回轉  為名利  在世間  胡亂邪行
有老祖  勸化兒  不肯回轉  從今後  不管你  憑你作精
萬魔妖  拿住了  為祖不管  哭死到  荒郊外  我也不疼
兒長大  不由爺  常常闖禍  有多少  好媳婦  去罵公公
有嚼街  有罵巷  常常闖禍  有四鄰  和八舍  鬧成窩蜂

可惱的  男共女  不聽教訓  又罵天  又罵地  不信神靈
放著是  上天路  你不去走  觀千千  並萬萬  地獄逞能
眼看著  麥子熟  有心下手  老皇   他言說  菊花發生
到那時  蠢笨祖  出頭露面  要與那  兒和女  去定清平
解開了  真機話  不必洩漏  對匪人  亂言語  五雷來轟
                止

通天澈地一盤中  白陽應化彌勒星
等到霹雷震戊土  才顯萬古堯舜風
不見雨來地下滑  樹梢不動大風颳
空中無鳥連聲叫  太陽從南出來呀
八月十五沒月亮  初一五更亮洒洒
啞吧也能會說話  靈芝糞堆出鮮芽

鳳凰落在白玉地  枯木發葉倒開花
那時黃柏都不苦  大黃也成甜味味
那時乾坤才正配  兒女不迷笑呵呵
陳皮也可成正味  明光大路照三華
現出大殿四根柱  洒洒陀陀笑吧吧
胡蓮糊塗直言語  那個識透早歸家
大眾弟子悟一悟  看看誰家跑誰家
                止
天氣不暖地不和  五榖不生果自落
鮮花雖好難長久  松柏雖老萬年多

韓湘子  為性命  終南修煉  萬貫財  無罣礙  半點不沾
林英女  為生死  精進苦煉  丟色身  成法身  直奔西天
閃下老  撇下少  全都不罣  煉成了  金剛體  萬萬永年
楊五郎  畏生死  五合而去  封高官  他不坐  真心修禪
現當今  五將軍  又來下界  不久的  每天裡  三遍問安
那張良  看破景  避榖而去  丟下了  臭皮囊  天宮自然

孔夫子  為傳道  陳蔡遭難  到如今  萬世師  天下傳宣
三皇姑  為修道  鋼刀七斷  何仙姑  為修行  名登樂天
古至今  有多少  英雄好漢  俱都是  貪名利  自把身纏
那如這  逍遙客  牟尼鍛煉  渾天地  澈始終  無不包含
靜之中  超出了  乾坤之外  動之中  遍三界  普救金仙
空法中  巧變化  無窮妙意  所樂者  如是法  中乎恰然

人生世  豈知道  道德最善  古聖賢  為大體  俱效此端
抱住了  權衡主  凡情了斷  五蘊空  六根去  獨自為先
又見了  世上的  一切愚漢  難撇開  這羅綱  自囚自鑽
又可悲  不知曉  吾道一貫  三才道  五倫禮  化人行焉
雖然是  這言語  太為淺見  若能以  躬實踐  即成聖賢
                止
日月並明一齊出  鐵板照過顯真如
蠶繭吐絲成了緞  蜜蜂採花釀成珠
蝴蝶飛在菊蕊上  二氣氤氳相交互
一段機鋒人難參  霹雷震開永明佛

正月裡  海棠花  朵朵開放  迎春花  直開到  八月初一
八十歲  鐵老翁  不會說話  生在地  小童子  能以話提
一百歲  老年人  不會走路  懷抱著  小女童  他能上梯
兩隻眼  看不見  也能行路  瞪著眼  英雄漢  掉在溝裡
有鼻子  聞不見  把泥當飯  無鼻子  也聞見  把飯來吃
有耳朵  聽不見  號炮聲響  無耳朵  也聽得  震壓三齊

無頭髮  老和尚  帽子來載  有頭髮  有精能  閃在淤泥
不能言  蠢笨子  法壇上坐  伶俐子  性好強  旁邊侍立
有功子  常常的  仙果不斷  無功子  每日間  茶也難吃
有功子  黃羅袍  長穿不盡  無功的  粗布衣  難穿身矣

說的一片真言語  那個悟開回西秦
                止
光棍小子四外遊  擔著挑子玩講究
往東直到東洋海  往西走到靈山頭
往北走到馬泉外  往南走到江蘇州
四方八面都走遍  坐到中京萬八秋
說著說著天明亮  東方跑出一金羊
玉女隨後緊跟著  嬰兒跟著到秦州

一聲叫的天地轉  二聲月塔北方裡
三聲日南來往旋  四聲驚動到西岐
五聲驚動善男女  各自出頭整金衣
冕旒各各頭上載  八幅羅裙玉珮繫
六聲驚動玉皇帝  天皇人皇都聚齊
七星朝中蟠桃會  八仙過海展靈機

九十六憶都帶到  連泥帶水裝船裡
拉起船篷順風走  老祖掌舵還無極
一步撐到皇宮殿  八卦九宮一處息
現出神州活佛祖  萬世師表門頭立
神仙出了一石四  各稱強來彌陀一
大學之道傳萬古  明光大路上天梯

那時兒女不受苦  現出天真古合同
不朽不壞金剛世  鐵打銅鑄一盤棋
九聲叫的無二樣  那時三曹盡歸一 
說歸一來都歸一  回去再不來趕集
紡花休叫斷了線  孝女速速織布疋
解解一字真妙意  咬牙噙口再不提

二目一併不貪景  衡州喝酒調呼吸
有耳不聽雷來響  好比老翁悶寺裡
和尚唬的無頭鑽  藏到火爐再無唧
金童玉女把他救  不防掉在水潭裡
眼看三人就要死  不料白陽到衽蓆
無力救出命三個  俱都揚名蠢笨一

一家不說二家話  仙佛聖賢都拜奇
說到此處一難講  舌頭不動才是一
週轉十萬八千里  一個角斗無秘密
                止


丙寅四月二十八日  又垂:
月暗頭來黑洞洞  遇見八戒與唐僧
差下關岳前頭走  又差徐楊二國公
隨後又差八仙子  文武將帥不透風
後邊緊跟諸佛祖  黑水關下大開兵
孫家灣內真熱鬧  鄉河兩邊排兵丁
安陽巍巍坐不動  三心堂內講章程

榮鞏登密亂了隊  同歸龍門紮下營
無影塔前少林寺  又回洛陽古東城
分開四十八家祖  潼關也來萬將兵
魯來八百單三萬  到了懷府亂點名
起手先破天門陣  北國胡兒一掃平
九門九關都圍住  打開皇王紫金城
色界欲界闖過去  龍行虎飛定太平

九曜宮  只帶來  雄兵百萬  九將軍  也帶來  萬萬精兵
帶領著  三千將  隨身護駕  說一句  無二言  去平西東
但聽那  營門外  三聲鑼鼓  老皇   放三炮  盡都起營
普天下  州府縣  都得接駕  有功的  八抬轎  照耀光明
各與你  好寶貝  隨身所帶  善男女  盡出頭  不受苦情
不受謗  不受毀  順天而去  各處裡  修道子  無二心行

不用到  一句話  人頭來掉  半句話  未說出  泰山而崩
遇著水  不走橋  漂江而去  上高山  不用力  純是坦平
雲裡走  霧裡去  遊遍天景  隨處感  隨處應  各放光明
賜與你  小毛驢  每人一個  就是那  大靈山  也能駝清
到那時  菩提子  俱都開放  各人的  小紅孩  也打颾颾
貫滿了  山河地  無處不曉  口不說  目不觀  無處不通

盡都是  金剛體  永遠不壞  常常的  無罣礙  逍遙從容
每年裡  蟠桃會  聖誕不斷  那香風  煙繚繞  一氣貫通
不穿鞋  也能以  登山過嶺  十方裡  去遊玩  不受災星
各穿上  黃袈裟  真真好看  上塔看  萬名傘  不老長生
各人的  小香了  把你來敬  用不盡  仙果飯  榮上加榮
各人的  十二女  伸床疊被  挺在那  玉龍床  不搧有風
孝翠蓮  不受苦  皇宮來進  三皇姑  臨到時  不受屈情
爾小生  八九子  俱都立位  分開了  上中下  一盤辰星
                止
三更三點睡不安  想起居家不團圓
走一處來撇一處  無處不掛祖心間
猛虎大街穿巷跑  兒女遇著難身翻
精靈古怪把官作  貪贓賣法民遭愆
為官不與民作主  五穀不收捐銀錢
貪戀美色不行正  常把酒肉當飯餐

欺壓神聖瞋天地  還說報恩無比遍
因此九龍不下雨  五穀不收到凶年
海水乾盡難以度  渴死兒女常叫天

十銀圓  買斗米  無人來賣  買擔水  也費用  五百大錢
好焦炭  每一斤  一塊五六  草禾秸  每一斤  八百二三
不久間  麥子饃  無有人買  五千錢  秤斤麵  不見人緣
老黃河  俱旱乾  沙灘去過  有五湖  和四海  乾上又乾
到那時  遍地裡  火來發現  把山川  和樹木  一概燒完
去過山  不見嶺  如從灰炭  美色女  喚百聲  無人答言

貂蟬女  哭死在  大街之上  想起父  不見母  無處去安
大的叫  小的叫  無有引線  把黎民  只餓死  屍骨滿川
有六行  合八道  生意難做  大路上  埋刀鎗  截殺人餐
不論姐  不論妹  滾鍋去撩  不論女  不論男  滾油熬煎
人吃狗  狗吃人  清濁難辨  小碩鼠  不見糧  光落啃磚

只旱的  五六月  單衣難換  冬至天  眾黎民  也難穿綿
每年的  都不生  四季不顧  又不黑  又不明  三十三天
黃沙起  只颳的  難以睜眼  把州城  合府縣  俱成平灘
不修道  任憑他  雄兵百萬  就是那  飛毛腿  也掉沙灘
英雄漢  走一步  落地不見  黑風起  也難躲  末劫殘年
就是那  至今皇  大劫難免  能騰雲  能駕霧  也算枉然

到那時  善男女  不必害怕  有為祖  設妙法  逍遙自在
現出來  金雲城  通天澈地  俱都是  仙寶貝  樣樣周全
渴不著  餓不著  聖景去過  凍不著  熱不著  自在裡邊
九九的  八一劫  裡邊安坐  有黑風  和黑雨  永無沾連
有仙果  和仙飯  常用不盡  不點燈  二九時  照耀明鮮
修道的  善男女  永固不壞  惡孽子  在外邊  俱都損完

也莫說  大劫來  無有幾載  不覺的  享榮華  另是一天
那時節  老合少  全都正配  作人根  永不滅  萬古留傳
兒女們  見血書  加功前辦  抖起神  壯起膽  快上法船
休叫那  狂風起  趕得不上  休被那  作惡人  把你來牽
休等到  冬至天  不能結果  休叫那  無常鬼  把你來拴
提防著  光明道  速把山上  莫等到  臨危時  掉到深潭

解開了  金公意  把功來辦  臨到時  只有那  老蒼龍天
守住神  定住心  週流來轉  問一問  何處裡  可是西天
解開了  真妙意  不動就到  解不開  真靈機  慌是枉然
悟開了  玄關竅  巍巍不動  耳不聞  目不見  極樂面前
電光火  雖然妙  不能長久  菩提子  別丟下  就是神仙
修成了  也能以  投竅說話  不應那  老朽頭  長應少年
不執壺  也能以  把酒來喝  不做衣  也能以  穿在身邊

無有身  也能以  借口談講  無有耳  也能以  聽的清平
無有鼻  也能以  聞香不斷  無有眼  也能以  長見青山
無有頭  也能以  冕旒來載  無有足  也能以  雲鞋來穿
無有手  也能以  端碗吃飯  無有肚  也能以  藏卷經篇
不長腿  也能以  走遍三界  又洒陀  又爽快  舜日堯天
臣與君  君與臣  君臣相敬  師與徒  徒與師  都能包含

妻與夫  夫與妻  不能分斷  一匹馬  也不能  去配雙鞍
仙佛聖  上中下  各立品位  俱都是  仁義君  去過平年
開口說  不能以  亂言雜語  有大小  合老少  遵規按班
這本是  真天機  祖來洩漏  任憑那  天鼓響  雷火來譴
為兒女  不上船  早來說破  苦變甜  怒變喜  哭死又還
落在凡  太極圈  九宮八卦  日夜裡  以內焦  暗調群賢
若念其  一份情  協力前進  虛心意  無實功  難得金蓮
說到此  血淚掉  一言難盡  停住筆  有老祖  哭斷喉咽
                止
說到六更遍三千  按功定果考取賢
有功兒女昇上品  半信半疑打靈殘
老祖放下鐵面臉  哭死荒郊不容寬
欺天滅祖不遵規  難躲地獄萬萬年
說著說著動了怒  硯瓦撩起一丈三
心中惱恨不多寫  那個犯規勾出盤
九九皈一事完畢  各了各愿回斗天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