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三十六年歲次丁亥年八月初一日

  時至秋令金風起 陽消陰長 

殺機動矣辦天道 步驟改良
    雲霧滿天日月蔽 昏沉世界 

中立不倚天心體 外暗內彰  吾乃

 院長茂田  侍
  至佛堂  參叩
上帝 不多批詳  哈哈止

  狂風起兮飛沙騰  雹雨交加神鬼哭嚎驚
    可嘆一般修道子  盡把真法作人情
    天運一時有一更  道盤變化幾人參悟明
    惟望知音賢弟子  體會師心作先鋒    吾乃

 南屏濟公  侍
上帝  至佛庭  參叩
聖駕  不多叮嚀  哈哈止

  悲悲切切終日愁  幾時方能把圓收
    身荷天職了大愿  曲伸之處誰知由
    自含悲淚柔腸斷  時望賢契分吾憂
    能者多勞天心體  師徒含冤把圓收  來者是
 月慧菩薩  侍
  至佛樓  來與賢契談根由
  未曾開言先落淚  悲哉三會實難籌 

天災人禍處處是  道運轉變令人愁
    一朝辦的千載事  豈能三語兩言休 

可惜最近機又轉  爾等須明事根由
    道運變化明底細  魔子乘機亂賢儔 

考魔至矣非同往  賢徒呀    膽大心細辦末後 

真考真驗時機至  一團紊亂無續頭 

心心相印天意體 中立不倚理追求 

始終如一了大愿  午時成道巳時休 

切記切記牢牢記 豬尾紅燈照中州 

一片塗炭生靈苦  更見鼠兒乘機投 

豬兒見鼠互相咬 好人牛年要受辱 

徒呀  小心吧  留神吧 以後更要多追求 

凡事未至先垂象 

賢契呀  參悟吧 切勿自己入牢囚 

一失足來千古恨  萬八年載難出頭 

言語正告情密處 又見祖師至佛樓 

收止機管不多判  侍立一旁候天 

  奇怪呀  奇怪    好快呀  好快

  轉瞬變卦無窮妙  真令笨祖摸腦袋 

此際一場無情考  試問幾人識明白
    不論領袖點傳等  均是盲從隨徘徊 

為祖觀之自悲痛  活活氣死我笨呆
    有心天機明洩透  怎奈考取場未開 

待等時至明白後  為祖布袋自解開
    是好是歹暫不論  埋頭切把良辰待 

一聲雷響三曹震  自見吾孫路不歪
    爾等認定金線路  再接再勵勿丟開 

惟德是輔天有眼  何懼內魔外考來
    吾今告了語一段  有緣大志功栽培 

事事皆有祖作主  誠心聆會知本來
    考者取也非虛言  澈底認清回瑤台  哈哈
    切記切記  心勿懈怠  咳 來者是
  金公儒童  羅漢布袋  率三曹諸佛仙真  侍
  離蓬萊  進壇叩
  不多批排  哈哈  止

    秋涼金風吹  烈日燃眉  大地景象日月危 

道盤隨從人事轉  歸了無為
    千書萬信垂  啟醒迷昧  為娘滴滾慈悲淚 

幾人體貼吾心意  空圖傷悲   咳  吾
明明上帝  萬物真主  應朔日  至塵埃 

會見兒女  訴說衷懷  咳

    為娘執機告孝男  壇前兒女留神參 

吾道至上均明曉  真道真魔須知詮
    可惜天時之變化  一期更比一期嚴 

若論目下之事件  娘替兒女心膽寒
    一場大禍臨門面  十人之中九個慘 

別處均尚有緩待  秦地一隅不容寬
    魔子逞凶天下亂  大地乾坤遭劫關 

總而道劫天用意  數之當然豈能遷
    為娘惟一掛心處  善男信女在其間 

倘若一旦臨頭頂  你看傷慘不傷慘
    咳
    數者數也實難免  望我兒女知此端 

平心靜氣天心體  各拿至誠感蒼天
    量盡其力向前進  各自搭巢把身安 

丈夫之志曰惟遠  不可遲延再流連
    前前後後皆一致  能者多勞代天傳 

第一三心四相掃  同心同德辦收圓
    此時千鈞一髮日  尤其可怕生死關 

若無真正果斷志  藉斷絲連定遭冤
    現下一切有變化  外考內魔頻頻繁 

一切象形皆免去  以免風波來糾纏
    時局日日有更變  道運時時有變遷 

辦事須要求實踐  不忮不求記心間
    活潑玲瓏方為好  淺揭深厲隨機遷 

外圓內方方針定  自己抱定真機關
    一切一切多考慮  切勿輕視招過愆  咳
    兒等素日均明理  此時更要加究研 

兒女各有特大愿  莫把自己下眼觀
    報恩了愿為上策  自己步驟自己安 

體貼天時道運緊  竭力而去辦一番
    刻下一切之轉變  古板執著可不沾 

言不必信行不果  取其當然所以然
    為
示告兒體念  二六時中加悟參 

只要誠心感為  福至心靈有機玄
    告誡之語兒謹記  合壇孝兒均須參 

為娘言此不多示  吾兒是否有議談
    不然收機率真返  下元與兒再結緣  咳  退

創作者介紹

boktakhongkong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